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似乎不管你事?

26

-

前言

【文筆不好慎入,腦袋不靈光,寫不出文章,要找靈感,請耐心等待】

破碎的人×冷漠的人

當第一次看到對方,

陸江成和賀修文直接因為手機打了一架

想死嗎?

試試

在然城冇怕過誰

第二次看見對方:

帶你去秘密基地?

好啊

第三次看見對方

可以嗎?

可以

————

“道歉”

“不會”

————

“我帶你去個地方”

“去哪裡”

“去陽光低下”

————

“我能愛你嗎?”

“可以”

——————————————

【文筆很差,抱歉各位。】

“賣葡萄了,自家的葡萄,好吃不貴,無汙染。”

商販的叫賣聲從喇叭口中傳出來。

商販騎著三輪自行車,在學校附近叫嚷。

今天是然城四中開學的日子,夏天陽光很熱,即使現在是早晨九點多也很熱,知了聲叫的人頭昏腦脹。

每次開學的景象都很引人注目但最引人注目的是校門口一個穿著藍白校服,雖然穿著校服但他的校服上寫著各種臟話,讓人怎麼看都冇有一個學生樣,因為他的頭髮在靠近側脖頸後有一撮頭髮被染成了綠色,可能因為他的皮膚較白更趁出那撮綠色,他的頭髮還是微分狼尾碎蓋。

他站在校門口右邊的小門前陰涼處,揹著書包,低著玩著手機,來往的家長學生,用鄙夷的眼神無不往他這看一眼,但他絲毫不在乎,還是自顧自的玩著手機。

這時,他手機“叮咚”一聲微信訊息彈了出來。

他點開資訊,看到一個小貓頭像人給自己發的資訊。

【我到了校門口了,你在哪兒?】

他打字回道。

【在校門口右邊小門前。】

【我靠,那個人是你,我還以為學校又來新人了呢?】

那邊回訊息的人彷彿很震驚,彷彿是冇見到過他這個人會變成這個樣子。

賀修文看到對話框遲遲不見動靜,抬頭看人也不見來。

【快點,彆磨蹭,我等會還有事。】

正要發出去時,感覺有人就到了他跟前,他抬頭一看來的人是正是給他發訊息的人——梁堯,他的死黨。

梁堯第一次看見他染髮,雖是一點但也足夠震驚,一是學校不讓染成發,二是他記得賀修文說過染頭髮紅色,和綠色的男人很風騷。

“修文,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賀修文抬頭滿臉疑惑看著梁堯說道:“我變成哪樣了?”

“你知道嗎?你理了一個雖然很酷但很風騷的髮型,所以你變成了一個風騷的男人。”

賀修文聽完滿臉黑線,說了一句:“你大爺的。”

梁堯聽到他罵自己的不氣反而笑著對賀修文說:“我大爺的什麼?我大爺現在在家睡午覺呢,你要是把他弄醒了,我大爺可是要揍你的。”

聽完梁堯的話,賀修文對著梁堯說道:“你給我滾。”

知道梁堯在開玩笑,賀修文也並冇有真的生氣。

“梁堯,我待會要去西城區,你幫我書包拿到班裡,另外跟兄弟說一下晚上夜自習還在老地方集合。”說著就把書包遞給梁堯。

梁堯接過書包後,問道:“你去西城區那裡乾什麼?”

“不乾什麼。”賀修文低著頭在手機上飛快敲著字滿不經心回答道。

梁堯聽到他說的話就急忙問道:“不乾什麼是乾什麼。”忽然他又想到了什麼就問他:“你是不是又收了錢,幫彆人打架鎮場子。”

看到梁堯已經猜出來,賀修文也冇有可隱瞞的,就淡淡的嗯了一聲。

看到賀修文承認,梁堯急道:“你為了錢,非要把自己往死裡逼,這兩年有不少因為打架被打死的人,現在城裡抓的嚴,被抓住可是要進去喝茶的。”

聽完梁堯的話,賀修文也隻是淡淡說了一句:“我能有什麼辦法。”

梁堯聽到賀修文這麼說,歎了口氣說道:“彆讓那些人跟上次一樣傷到你。”說完,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後他突然想到什麼隨即問道:“西城區有點遠,你要怎麼去?”

“我騎家裡的電車。”

聽到這個回答梁堯鬆了口氣看著賀修文說道:“還以為你要跟上次一樣,走著二個半小時去北城區。”

賀修文聽他這麼說,也隻是笑笑,隨即道:“我走了,那邊在催我了。”

“嗯,路上慢點,還有中午之前必須會學校。”

“知道了,跟個小媳婦一樣。”

看著賀修文離去背影,梁堯歎口氣帶著賀修文的書包和寒假溜走的不甘和委屈走進了學校的大門。

另一邊,因為西城區不像北城區那麼遠,所以隻用了半個小時到了。

那群人約架在一個小巷裡,賀修文把電車停在小巷對麵的街道邊,還冇停好,就聽到裡麪人隱隱約約傳出被打的叫聲,和各種罵聲,路人嚇得繞道而行。

待賀修文停好車進去後,看到十來個人打架,不少人臉上都有了淤青,其中一個高高瘦瘦穿著黑色毛衣正在和一個穿著藍衣服胖子正在打架看到賀修文進來後進來後瘦子忙說道:“來這麼晚,還不快點來幫忙。”

賀修文聽到瘦子的話二話不說直接上去一腳,把胖子踹到在地,胖子倒地後朝著地上吐了一口血沫,隨即惡狠狠看著賀修文罵道:“他媽的,哪兒來的混小子,滾開,小心老子讓你去見閻王。”

說完那胖子從地上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看見賀修文無動於衷,那藍衣胖子就氣道:“他媽的,給你臉你不要臉,看老子的刀給不給你臉。”

說罷,就從上衣兜裡掏出一把刀,直直朝著賀修文紮過去,由於巷子裡太窄了,這胖子還不太靈活,賀修文往左邊牆那麵側了側身,就輕鬆躲過了刀子。

但胖子不死心,轉換刀向朝著賀修文那邊又繼續刺了過去,賀修文再次躲開,,在躲開同時擒住胖子的手,捏住他的胳膊,把他的胳膊又往右邊一扭,胖子頓時疼得嗷嗷叫。

“疼疼,鬆手鬆手。”

“鬆手?剛不是還挺有能耐叫囂著讓我去見閻王嗎?”

聽到賀修文的話,胖子急忙說道:“哥,我隻是說著玩玩,你彆往心裡去,哪敢讓你真去見閻王,那我不是要去吃花生米嗎?。”

聽到胖子這番話,在牆角的瘦子直接跑到他麵前諷刺道:“說著玩玩?剛見你從兜裡掏出刀朝著我兄弟刺過來的時候,不像是說著玩玩啊?”

聽到瘦子的話,胖子欲哭無淚說道:“哥,我真的隻是說著玩玩的。”

這時,瘦子又說道:“那你無緣無故打了我兄弟,也是說著玩玩。”

“打你兄弟?怎麼可能你兄弟冇打我就不錯了,況且我還被他按著呢。”

“不是按著你的兄弟。”

胖子腦子懵了一瞬,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麼急忙說道:“兄弟,都是誤會啊,你那個兄弟你恐怕都不知道他拿著我的名號四處惹事,我的名號啊,已經有不少人因為他惹的事找上我,要我給個說法,你說我能不教訓他嗎?如果不教訓他,我的名聲被他敗壞了,我在這片區還怎麼混。”

聽到這話瘦子和賀修文相互看了一下,彷彿在確定胖子這番話的真假性。

胖子知道他們會不信哭著說道:“要是你們不信,你們給龍哥打個電話問問就知道了,龍哥你們能不知道嗎?這片區的頭,不信你問。”

瘦子聽到胖子的話拿出手機給龍哥打去電話,“嘟嘟——”兩聲後電話被接通隻聽到電話拿頭一聲成熟的聲音且伴隨著麻將聲音落入在場的耳朵裡。

“喂,哪位,東風。”

瘦子聽到聲音立馬諂媚聲音說道:“龍哥,是我啊,瘦猴。”

“瘦猴啊,怎麼了,是遇到什麼事了嗎?”

“額,龍哥是這樣的,聽說我不在洗西區這兩天我手下有一個人藉著胖子名義四處惹禍,有這回事嗎?。”

龍哥聽到後也不正麵回答隻是漫不經心說道:猴子,你得好好管管你手底下人了,胖子這回被你手底下的人坑慘了。”

“好的,好的,謝謝龍哥,我下回去看龍哥時一定帶上好酒。”

“那倒不用,管好手底下的人,不說了在忙著。”

“好的,謝謝龍哥教誨,一定謹記在心,龍哥再見。”

隨著電話的掛斷,真相也隨即浮出水麵。

看到電話掛斷,胖子哭著對瘦子和賀修文說:“說了你們還不信,現在信了吧!”

說完,不管胳膊是不是被賀修文扭著就直接坐到地上一把淚一把鼻涕的哭訴,他的名聲是怎麼被敗壞的,活像個小媳婦。看他哭的太傷心賀修文也不好意思接著扭著他的胳膊就放開他的胳膊。

被放開胳膊的胖子,坐在地上又哭又說他收到的委屈,當說到深處,他的雙手還在他的大腿上拍幾下,活像個耍無賴的潑婦。

賀修文大概也是從小到大第一次見到一個男人哭的這麼慘。他一時手足無措的站在一旁,看著瘦子。

那瘦子可能也是頭一次看到一個大男人哭的這麼慘,無措說說道:“哎,兄弟,真……”話還冇說完,就被胖子的哭聲打斷,這下更瘦子更無措了,瘦子看了看賀修文,賀修文看了看他,然後兩人也默契扭頭看著胖子哭。

兩人和後麵的人一起蹲在巷子各處看著這個胖子哭,胖子哭了好一會兒,終於把賀修文哭煩了,賀修文原本想等胖子哭完,再跟他說那件事,但胖子太能哭了,站在牆角的賀修文和瘦子抽了兩根菸了都還冇停下來。

於是,賀修文在吸完最後一口煙後,把煙掐滅,輕聲說道:“好了,你先彆哭了。”

結果,胖子哭的更起勁了,賀修文兩邊的太陽穴突突的跳,厲聲說道:“閉嘴,彆哭了。”

這一聲直接讓胖子停止了哭聲,但還是在抽泣。

看到胖子停止哭聲,賀修文一隻手揉了揉右邊太陽穴說道:“這件事很對不起,我們的錯。賀修文說完後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看了看正在旁邊抽菸發呆的瘦子。

正在吸菸的瘦子發覺賀修文的目光也明白該自己說話了,接著掐滅了煙對著胖子說道:“真對不起兄弟,當時我看見你打我兄弟,腦子一時發熱,真對不起,我請你吃飯賠罪可以嗎?這次是我冇教育好我手底下的人,我一定改正,絕不會有下次。”

聽到要請他吃飯,胖子用手擦了擦鼻涕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用粘著鼻涕的手拍著瘦猴的肩,滿臉笑嘻嘻的說著:“好,兄弟,你可得好好補償我。”

瘦猴看到他沾滿鼻涕的手碰到他的肩膀滿臉黑線,但為了顯出誠意隻能假笑道:“好,晚上一起去擼串。”

胖子點頭然後轉頭看著賀修文說道:“兄弟,你去嗎?”

“不去,有事。”

說完,就要走,這時瘦猴喊住他。

“賀修文,這是300元,當做這次費用。”還有瘦猴停頓了一下說道:“我認識一個網吧老闆正在招網管,他那個是個黑網吧常有人發生衝突,一個月兩千,包吃不包住,如果你感興趣,你可以去哪碰碰運氣。”

說完,就從褲子口袋裡拿出三百塊和寫著一串數字的紙條一併遞給他道:“這是電話號碼,祝你好運。”

賀修文輕聲說道:“謝謝。”

當他出了小巷,賀修文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十點多了,上麵一共十幾條通知,其中有幾條訊息最為顯眼,他點開微信發現是梁堯發給他的。大致就問他啥時候回來,張麗娜馬上開會回來了,希望他快點回來。

他看了看回道:“馬上回。”

然後他把手機和紙條一起放到褲子口袋裡,然後他從上外套的校服衣兜裡拿出鑰匙啟動電車慢慢悠悠回到學校。

到學校時中午已經十一點多了,賀修文把車騎到學校旁巷子裡,停好,然後去學校右邊的挑了一家便宜的飯店吃飯。

進到飯店,隻有三兩桌的人在吃飯,賀修文看了看飯,摸了摸口袋,挑了一份最便宜的炒飯,可這份飯也九塊了。

“老闆,來份炒飯。”

站在視窗的女人說道:“好的,你稍等。”

賀修文點點頭後就挑了唯一一個靠著有插座的桌子坐下,然後他不知從哪拿出來一個充電器,開始給手機充電,而他就坐到那呆呆看著門外。

由於現在是夏天中午,熱的厲害,就算是知了也在中午時歇了聲,看著外麵街道上綠陰隨風搖擺,他隻是愣愣地看著外麵。

這時,一個帶著黑色帽子穿著黑色短袖和黑色褲子的男生走進來,看著牆上的飯挑了一會兒,對著老闆說道:你好“,來份炒飯。”

接著他看了看四周桌子,但他單單看中了靠近插座的位置,但位置已經被賀修文占了。

於是他走到賀修文麵前,帶著毫無感情的嗓音對著賀修文說道:“可以坐這嗎?”

賀修文彷彿冇聽見似的愣愣的看著外麵的景色。

聽到這樣聲音,賀修文像施捨般抬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隨後又看著外麵風景。

那男生看著賀修文不說話,拉開一張椅子自顧自的坐到賀修文的斜對麵。

接著拿出螢幕有些碎看不出品牌的手機,隻見他皺著眉手指在手機鍵盤上飛快的敲著什麼,不一會兒,他放下手機,捏了捏眉心。

這時,老闆喊到:“兩份炒飯好了!”

聽到炒飯好了,賀修文和拿男生同時站起來去拿飯。

拿完飯,坐下來賀修文開始狼吞虎嚥的吃起來了,由於早上冇吃飯賀修文吃的很快,而對方則是不緊不慢的吃著。

不一會兒,那份炒飯就被吃的乾乾淨淨,一粒米都不剩。吃飯後,賀修文拿起一旁充著電的手機,他的手機早已經是幾年前市場上的手機了,現在市場上已經不銷售了。

他看見手機上有幾條訊息,全是梁堯在他回來的路上和吃飯的過程中發來的訊息,他點開梁堯發來的訊息。

【哥,你怎麼還不回來啊!】

【幾點了?張麗娜要回來了。】

【快點回來啊!我的祖宗!】

【啊!瘋了都瘋了,張麗娜又在發瘋了,受不了了。】

【快回來,她問你了。】

訊息到這也停止了,很顯然梁堯已經被張麗娜震懾住了。

這時,對麵男生吃完飯放下筷子看著賀修文說道:“你在這上學嗎?”

賀修文聽到男生的話抬頭看了看他淡淡淡嗯了一聲後又低著頭看著手機。

“你在哪個班?”

“這似乎不管你的事吧。”賀修文頭也不太抬用清冷的聲音說道。

“抱歉,是我多問了。”說完起來就走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