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遇城

26

-

等了約莫三四日,終於是等不下了。

格尼:“滑狸不會回來了。”

“怎麼——會—”未的聲音有些顫抖,看來毛毛是真的找不到了。“好!我們走吧!”未似乎下定了決心,拉著格尼的手,可是猛然想起來,格尼的一隻手已經斷掉。

“來,上我肩上。在這裡耽擱了些日子,很快就會抵達中心。”

“好的。”未一邊說著,一邊撕開身上的布料。總之,他還是希望毛毛有個依據找到他們。

但這些小心思格尼已經看在眼底,未一邊扔,格尼一邊催動法咒檢,全吞進自己的肚子。

格尼望著天空發呆,腳步卻不停。在強光刺激之下,他的眼睛有一瞬之間的恍惚。最主要的是如何進入“原住民”的家中去。

他像一個乞丐,一個不像乞丐的強盜,就這樣在冇有棲息生物的地方跑了進去。

“你的手臂怎麼還冇長起來,內空間治不好了嗎?”

“是的,這裡的限製性讓我無法生長新的手臂。”同時,格尼看著自己滿身傷痕,大大小小的都是同滑狸戰鬥的痕跡,這麼久都不見好。

“可是你在內空間已經好了,怎麼一出來就這樣……”未摸了摸格尼的手臂,連同這幾日的傷痕。

“怎麼一直不見好!?”未就這樣重複說著這一句話,等到口乾舌燥:“要是當初你們離開我就好了,在黑洞也不用受這份罪。”

——毛毛也不會不見。

“……”格尼沉默了好一會,在他旁邊抱著他。“未,如果是你一個人可能一點希望都冇有了。我記得,你說過,你重來過。就算真有什麼也冇事兒。”

“不,怎麼可能會。我真的……其實,我覺得你們就不要下來了。就我一個人去闖,就這樣就好。”未習慣性的將頭埋進胸口,悶悶的說道。其實,在他內心,他是有柔軟的,他看著他們在自己麵前離開,總是於心不忍。如果他有足夠的能力,便不會坐以待斃。

“我去外麵走走。”未嗅著空氣中的暖流,朝著熱的地方走去。剛一到陽光照射的地方,那個光似乎有了穿透力。

“啊。”未摸著自己的手掌,他有些不可置信。

那個手指竟然被光線打穿了。

“這個是光嗎?”

“不是。光給我們是溫暖的,明媚的。這個是粒子(無科學依據),是能夠殺死我們的東西。”

“原來,這幾天我們一直躲的是這樣的東西。”

“這還是最好的。還有更危險的等著我們。”

未微微一笑。

“你知道我肯定待不了的對吧。這麼危險,我能夠再回來,是不可能的吧!”

“你知道我能夠回到過去,也是擔心我吧!”

格尼:“未,這次的曆險你要都記住,如果還有生機就一定抓住它。也要把好訊息給我。”格尼沉穩的聲音迴盪在洞口兩邊。

未擦了擦兩滴不存在的淚水,眼眶泛紅。或許在這個洞口裡麵,他們能安靜的過一陣子。

又走了兩天,格尼的步伐慢了下來。未依舊看不見任何景象。但相比於以前他的心情好多了。白天住宿,夜晚趕路,就這樣,他們抵達了。

格尼口中說的危機四伏的地方。

迎麵而來的隻有緊閉的大門。在黑氣的包裹下,一直頓頓的發出聲響。

“得有足夠的能力才能打開這扇門。我們得等一等。在這裡我們就不用怕那該死的光線了。”

黑氣侵蝕著陽光,比平常冷了好幾個度。相反的是,未和格尼身體都好受些。格尼的傷口恢複也快了寫。

他們一直等著,格尼叮囑道。

“這裡會有大人物過來。我帶著你,隻要你不說話就好了。裝作一個螻蟻,我們靜悄悄的就過去了。”

“嗯。格尼,你放心就好了。”

又在牆角等了兩三天。一直冇有見誰的蹤影。他們的肚子也消瘦了下去。未感覺自己臉上的肉又少了,多了些骨感。

另一邊,毛毛在原先的地方走著。他失去了方向感,無法辨認路的軌跡,同樣也嗅不到未的蹤跡。

猛然,天空中飛過一群黑色的傢夥。那些傢夥叼著自己就跑。

“是這個小傢夥吧!”

“是的。”

“這麼小一個,那傢夥說的出來讓我們來幫忙,開的什麼要求!”

“能量球。挺多的。”

“這種大話也信!”

毛毛,有氣無力說道:“你們是誰,快放了我。”

“我們是,受了所托,找你的。”

“托的人叫什麼!”

“人,什麼是人。”

毛毛犯了難,他其實還有很多不會講:“就是和你們長的不一樣的,是吧。”

“這倒是!”

等毛毛穿過綠地,走到一塊石碑下麵,站著的是囚前士和那個怪物。

怪物一臉平靜,囚前士眉頭皺了起來。

囚前士:“毛毛。怎麼是你。你們,唉,等下彆走。”

原住民:“怎麼了,東西找到了,該送我們能量球了吧!”

怪物一臉平靜,雙手準備搓球。囚銘打斷他:“你能量是打水漂來的,人家要就給。”

怪物一臉平靜,停下了動作。

囚前士:“你找的不對。我不能給你。”

原住民:“那你要找誰,這麼小,這麼大,還會說話,不就是嗎?那這個肯定認識對吧。我們冇找錯!”

囚前士不知道怎麼說,隻好問毛毛。

“未了。”

毛毛:“不知道,我跟他走散了。格尼要我去找住的。不知怎麼的,我就找不到了。”

“誒,藍毛怪,你說為什麼!”

怪物:“這裡有限製。會乾擾我們,他隻有一個目的,就是殺掉進入這裡的生物。不論是誰。”

原住民:“嘿嘿嘿,不像我們,我們在這裡就冇事!!”

“嗯,我們現在怎麼辦。如果未那時候不被黑流沖走,現在還是好好的。”

“這個地方他冇來過,那可能九死一生。如果他還活著。”

主城根上。

格尼挨著牆邊打了一個噴嚏。

未:“有來的嗎?”

“冇了,隻是剛纔冷著了,感冒了。”

……

本來隻是簡單的聘請,現在確變成了一場好事。囚銘站在藍色怪物的身後。

原住民:“我們搶吧,他們兩個勢單力薄,可我們有多少?整整二十。”

原住民:“走進這裡的傢夥可冇幾個活路了,我們本是不想做這一樁買賣的!!”

“藍毛。”

怪物:“我來,知道。”

隻是不遠處傳來一聲嘶啞的尖叫。

滑狸:“卡噗,你們不能搶了我的生意,這個小傢夥是我要找的。是我的。”

卡噗:“滑狸,怎麼是這傢夥!”

原住民:“老大,彆管他了。這傢夥肯定是搶我們的東西的。”

卡噗:“你彆管。你們先上,我去看看。”

滑狸語氣沖沖,喘著氣喊到:“我可是追了你們一路了。你們怎麼跑的那麼快。”

“你什麼時候?還有那個生意,和誰,天目?”

“是外來的,我也不清楚,長得小小的,矮矮的,倒是和天目很像,不過,我能肯定,不是天目。”

“滑狸,你找它的報酬是什麼。這邊是能量球。”

“報酬!我快出不來了,還談什麼報酬。不過,你們是不是要打起來了,我想他們找的就是小孩吧。”

“那個小孩在哪?”

“我家。”

伴隨著他們的解釋,囚銘確定那就是未了。

從石碑這邊到滑狸的家有一天,估計算就是兩天。他們得快一點了。

“藍毛,你帶著我飛吧,目的已經確定了。”

藍色的怪物一動不動,嘴巴嘟囔著:“這個地方這麼危險,我可不敢這麼快的過去。會被髮現的。”

囚銘隻能乾著急,無奈隻能跟著滑狸他們走。他對這裡是陌生的,隻是光格外的厲害,打在身上跟被鐳射刺的一樣。本身瑩白的皮膚也有發黑的跡象。囚銘不敢拖延,未跟滑狸說了兩日,若是明天還冇趕到就錯失了。

“滑狸,今天晚上我們先休息吧,這些外來者是隻能晚上走了,和我們的作息又不一樣。”

“對啊,對啊。我想著今日從天黑算起新一天。”

囚銘猛然間發現不對,或許是生活的差異,他在這裡來時就發現了,這裡的一天格外的漫長。

所以,他們說的兩天可能是按照24小時定的。這裡的一天是54小時,這一天一天的,或許未早就走了。

“隻能晚上出發嗎?”囚銘想著,或許他們前腳剛到,未已經後腳走了。

滑狸:“你們小心點,這裡可是我們水族的家,這裡的土都是濕的。”

怪物點點頭,囚銘很疑惑,自從這個怪物來到這裡以後就變得十分乖巧,和在魔法星判若兩者。

讓他不禁想起格尼說的:“若是實在冇有辦法,那就潛入黑氣的下方,九死一生博出來。”

囚銘:“看來格尼說的不全是,還是彆來這的好。”

毛毛:“對呀,對呀,說什麼找到生路,其實跟死冇什麼兩樣。未未剛一來這裡就被下了限製,成了瞎子。這可怎麼好,一路上都是格尼背過來的。因為格尼冇有力氣才叫我去找歇腳的。可是,這裡對我也是有限製的。”

毛毛越說越激動,眼珠子內顏色越來越混雜,成了灰不溜秋的樣子。嘴巴一張一合,確穩不住樣子,稀裡糊塗的趴在他身上。

“限製。”囚銘摸著胸口,很好,自己的心還在跳動,而且很有力量。他冇有出現這樣的情況。被曬得傷也能更快痊癒。

“格尼還好嗎?”

毛毛哭著,慢慢說道:“他渾身都是傷,我們剛來時,未就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那,我們從雪地那邊過來的,那邊很冷,而且雪地裡全是怪物,和藍毛差不多的怪物,格尼打不過,隻能逃跑,幸好那些怪物腳程慢,冇有追上我們。”

滑狸:“我們這裡的都有著自己的住所,你們隨便就進去,也不打招呼。卡噗,這些傢夥就是強盜。哈哈哈哈,怪不得遇上這事!”

毛毛:“哼。”

囚銘:“的確,我們給你們惹了麻煩,我想,這一切源於生活的不同,習慣的不同。我們那房子不一樣,住所也不一樣。我們那邊隻要是家都會立一個小牌子,或者是有明確的界限。”

滑狸:“我不在意。我隻要安安全全的就好了。倒是那個小娃娃令我好奇……”

怪物:“我說,滑狸,你不要打他的主意,這傢夥會同你拚命。”

滑狸狡黠的說道,眼睛泛出金光:“是嘛!我能打什麼主意,不過是爛命嘍,你能拿去就行。”

天空中忽然出現烏雲密佈。從空中伸出一支枯瘦的大手,那隻大手佈滿繁複的圖文,手上的鐵鏈叮呤作響,保護他們的小屋轟然倒塌。怪物和囚銘暴露在外,受到光的灼燒。

嘶嘶嘶~

嘶嘶嘶~天空中傳來莫名的聲音。

滑狸驚恐,雙目不可置信的盯著上空:“我,我,我們被捕食者,快逃。”

“滑狸,這傢夥好久冇吃東西了,我們必定少不了褪層皮。”

“是啊,你還有時間開玩笑話!等下被吃進肚子就不會想了。”

他們一行不停的逃著,隻是看見大手在地下不停的一張一合,顯然是看見了什麼想要捕獲的樣子,囚銘看了半天依舊看不到全貌。

藍毛已經上前,他應該是想到了什麼,同巨大的身軀發動攻擊。他的攻擊是有效的。

隻見一束紫色的光束打過來,不同於旁邊的陽光,這束紫光亮的眼花,怪物的手本來還冇有事的,現在被穿了一個大窟窿。

一條胳膊從空中落下,囚銘比劃半天,一隻胳膊有他身體粗,捕食者胳膊很瘦,骨頭清晰明顯。讓他不住的聯想,這傢夥是多少天冇吃東西了。

他也有些資訊對抗了,也手起刀落。但是看到藍毛時,隻有見他平靜的眸子裡滲出的慌亂。

“囚銘,你快停下。”

囚銘不解,隻是幫個忙,沒關係的吧。

他停了下來,後背有一股極強的拉扯感,撕裂者自己的身體。

“你會……”藍毛似乎要哭了,但是還是快速解決上麵的問題,然後來拉扯著囚銘,一瞬間,藍毛的手臂被扯了粉碎。

囚銘的眼睛有些刺痛,他壓著喉嚨吐出兩字:“冇事!”

他看著囚銘在自己麵前消失,接著自己的身體在不斷消融。

滑狸跑了百公裡遠,他異常的感官告訴他:“天目來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