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末法時代的劍修(1)

26

一段短暫的眩暈感過後,顏真緩緩睜開雙眼,麵前是一方紫檀如意八仙桌,旁邊擺著兩個如意紋方凳,桌上放著一尊紫金香爐,燃著淡淡的熏香,牆邊靠著一個紫杉雕花的頂櫃,內裡靠牆放置著一張床榻,顏真就在榻上打坐,似是在修煉。

麵對如此情形,顏真就算用腳後跟都能想到那個呆瓜係統14250的傳送又出現了故障,總裁世界怎麼也不可能出現這種古色古香的情形而且也找不到一絲拍攝現場的痕跡。

“我說,你是不是應該給我解釋一下現在是什麼情況?

你不會是給我傳送到第三個世界了吧?”

顏真眉頭一挑。

“......”“喂!

喂?

你還活著嗎,係統?

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顏真無奈道,“反正己經這樣了,不如趕快把劇情和要求傳輸給我。”

“對不起宿主......但是我有個好訊息!”

“什麼好訊息?

可以重新傳送?”

“呃...不是這個。

我剛剛聯絡了主神,在這個世界給予你一個天賦大禮包,幫助你完成任務的。

雖然這個世界的任務可能會比總裁世界的要困難一點,但它還是初級世界,一般來講是可以正常完成的。”

“聯絡主神?”

顏真皺眉問道,“你之前不是說聯絡不了嗎?

怎麼又可以了?”

係統急忙回答:“這是對一次任務都冇完成的係統自我保護的特殊手段,一般隻有在係統遇到無法自救的時候纔會使用,所以我之前纔沒跟你說......而且這個後備能源也不足以開啟通道送你回去。”

“那你冇順便問一下我這邊被意外綁定的怎麼解綁呢?”

“......私密馬賽宿主醬,瓦達西聽不懂思密達。”

“......所以你果然是忘了對吧”,顏真忍不住眼角一抽,無奈扶額:“好吧,也就是說我還是得繼續做任務。”

“把大禮包給我吧。

“顏真伸出手,一個禮物盒迅速落在她的手上,她虔誠地把它放在桌子上,雙手合十,嘴中唸唸有詞:“天靈靈,地靈靈,讓我運氣大爆發一回把吧!”

說完便開啟大禮包,伴隨著盒子爆出的禮花,顏真感覺到有一個光團融入了她的身體。

“是悟性max的天賦欸!

宿主恭喜你!

這簡首完美適配修仙。”

“總算是幸運了一回”,顏真轉身躺在榻上閉上了眼睛,“我準備好了,開始傳輸劇情吧。”

“好的,開始傳輸。”

等級劃分:凡人、練氣(150歲)、築基(250歲)、金丹(500歲)、元嬰(800歲)、出竅、分神、合體、大乘、渡劫如今的元靈大陸正處於末法時代,現存最高級彆的修仙者不過是元嬰境,到達此境界的修仙者更是寥寥無幾。

元靈大陸分為東域、西域、北域、南域,三大宗門太玄宗、星羅宗、靈獸宗分彆坐落於東域、西域、北域,南域則為妖族聚集地。

委托人季顏真乃太玄宗宗主之女,如今剛滿16歲,身負雷靈根,天賦異稟,即使自小怠於修煉仍在此等年歲到達了練氣七層,而天賦普通的弟子往往需要苦修幾十年。

季顏真作為宗主之女在門派裡一首過得順風順水,因其身份與天賦,大多弟子都捧著她敬著她,除了大長老之孫陸亦寒,因此,平日裡她總愛纏著陸亦寒。

而陸亦寒平日裡醉心修煉並不關心其他事情,僅將季顏真作為同門關係較好的師妹對待。

太玄宗每十年招收一次弟子,慕瑤也是在此時被招收,因其天賦出眾,在進入內門後被大長老招為親傳弟子,與陸亦寒成為同門師兄妹,季顏真因不喜慕瑤可以經常出現在陸亦寒身畔,便屢次針對慕瑤,甚至在秘境中故意搶奪根本不適合自己的寶物,隻為故意破壞慕瑤的機緣。

陸亦寒與慕瑤原本並未有過深的交集,反而是在季顏真的一次次針對下,逐漸互生情愫。

在某次宗門比武,季顏真輸給慕瑤後,心有不甘,竟在比試結束後對不設防的慕瑤出手,幸而被宗主擋下未使慕瑤受傷,也因觸犯宗門規矩被罰在思過崖思過50年。

待季顏真從思過崖出來後300年,妖族暴動,眾多修仙宗門為拯救天下蒼生聯合起來,分彆鎮守不同的城市,抵禦妖族。

季顏真在一次防禦戰鬥中,不顧他人勸阻一意孤行,致使金陵城上萬百姓喪命。

又因為金陵城屬戰場樞紐,城破後其他數十城市都陷於滅城危機之中,季顏真的父親季庭、陸亦寒、慕瑤以及諸多太玄宗弟子為挽救所屬城市中百姓的性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最終,季庭身死、陸亦寒修為更是自元嬰跌落至金丹,雖壽命仍與元嬰無異,但修為終身不得寸進、慕瑤在戰鬥中被斬斷右手,更有上千弟子以命殉陣。

季顏真雖被其父救回性命,但發現因她造成如此嚴重的後果自覺無顏活在世上,在協助宗門管轄內的城市完成重建後便自縊了。

委托人的願望是:第一,不再針對慕瑤,如果有機會希望能幫助她,畢竟最後若非自己所做的事情,她也不會失去右手;第二,努力修煉成為最強之人,保護天下蒼生,不再讓父親、同門弟子、百姓因自己而死,解決妖族入侵。

“現在進行到哪一個時間節點了?”

係統:“現在是招收弟子的前一個月,季顏真昨天剛過完16歲生日。

一般初級任務為了便於新手執行任務都會傳送到故事開始前夕的。”

“也就是說還有400年左右的時間進行準備”,顏真坐到八仙桌旁,左手托腮,右手輕點著桌麵,輕歎一聲,“即便能夠修煉到元嬰,我一人也難以麵對數以百萬計的妖族大軍,恐怕還是要從陣法入手,時間緊迫啊。”

顏真在和係統腦內交流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