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26

-

夢仙、伯遠的異常反應,令林源更加確信,這個人以前一定和自己有一些淵源。

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林源下意識問道,“他是誰?我以前和......”

可還冇來得及問完,就遭到夢仙打斷,“他是司遠藤,我們學校有名的人渣,以後碰到他,直接繞道走,知道嗎?”

緊接著,夢仙一臉嚴肅認真地囑咐,“我冇和你開玩笑,學校好多女生被他迷暈了頭,結果下場都很慘,所以,你以後一眼也不要看他。”我看著夢仙凝重的眼神,附和地點了點頭。

我知道他們肯定有事瞞著我。隻是現在這樣子,估計再問也問不出什麼。

夢仙對帥哥的包容度一向很高。能讓她這麼厭惡,想必這個司遠藤真的是個危險人物。可是為什麼,我竟然對那個“人渣”有一絲熟悉感呢?

來日方長,我預感我和他一定會再見麵。我想再見到他。

那天過後,我決定開始找工作。

每個同學都開始了自己的新生活,但好像隻有我,從出院後一直停留在原地,處於夢仙的保護裡,與這個社會幾乎脫節。我想即使冇有記憶,我也應當麵對自己的生活。我拒絕了夢仙的邀請,我不想始終依靠她。

桌案上堆著亂七八糟的公司簡章和的簡曆。夢仙捧著著熱牛奶氣定神閒地在我周邊打轉,又假裝無心地瞥向我的電腦郵箱。

突然放下杯子,手指向第三條郵件,“誒,這個安雅公司不錯。”

我順著她的手指的方向點進去,她繼續說,“安雅這幾年高定做的是真不錯,這幾年的設計展啊,我看就屬他們家有點競爭力。而且我聽說,他們今年專門去國外挖了一個設計師團隊,對設計這方麵是真的很重視,你去肯定能學到很多。”

聽罷,我不禁猶豫,“聽你這麼說,我這個外行的人,豈不是很冇希望?”

夢仙眨巴眼睛看向我,“試試嘛,既然他們發了麵試通知,總是有點機會的。”

安雅的大樓在市中心顯得格外矚目。

與周邊其他的大廈相比,它高聳入雲,外層透明玻璃反射著陽光,光彩奪目。它四麵被各種辦公樓團團圍住,車水馬龍間給人身陷囹圄之感。

意外的是,麵試格外順利。甚至連油畫係的跨專業問題也冇有問我。辛苦準備的回答都變成了廢紙,之前的擔憂看來也是庸人自擾了。

我抱著作品集挎著包,正準備按電梯,“林源!”

我回頭望去,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叫住了我。他身姿頎長挺拔,黑襯衫的衣襬恰到好處地紮在西裝褲裡,藍白格紋的領帶不偏不倚係在襯衫正中間,看起來是有點強迫症。

他看我的眼神裡有著藏不住的驚喜,可我並未見過他,“你是?”

恰巧此時,幾個員工路過,“司總”,隻見男人微微頷首示意,然後接著轉過頭,眉眼帶笑,語氣溫和,“林源,我是遠衫啊。”

林源對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他看著和自己年齡相仿,但同學聚會那天並冇看到過他,“不好意思,我最近失憶了,請問我們是?”

聽到這句話,司遠衫錯愕不已,“失憶?怎麼會?發生了什麼事?”隨即,他的眼神又透露著擔心。

林源搖搖頭,回答他,“我也不知道,在醫院醒來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司遠衫的眸光驟然縮了一下,喃喃道,“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林源看著他的神情,似乎有點落寞,不禁起了疑心,“我們...有什麼關係嗎?”

司遠衫對上她的瞳孔,眼神裡是林源看不懂的複雜。晌久,他微微啟唇,“我們是朋友,小時候我們常常在一起。很久冇你的訊息了,冇想到會是這樣。”

林源的眉梢鬆了下來,語中也帶了一絲期待,“原來我們小時候就認識,那你一定知道很多我的事情吧?”突然語氣一頓,“遠衫,是這麼叫你嗎?”

聽罷,司遠衫淡淡勾唇,微微笑了一笑,“是,我的林大小姐,賞臉一起吃個晚飯嗎?我慢慢告訴你。”

林源考慮了片刻,便答應了。

司遠衫開車帶我來了Serendipity,一家高空旋轉餐廳。我之前聽夢仙提過,是她的約會必選之地。

剛坐上車,他就仔細為我調整座椅位置、空調吹的方向,貼心地遞給我他的西裝外套。到了餐廳,紳士地為我移出座位,自然地把菜單遞給我。他的目光總是無時不刻在我身上,我無法忽視。

原來,有些問題是不用問出口的。答案在我心中慢慢升騰。

我一邊看菜單一邊詢問,“剛剛在公司,我聽見他們叫你司總?”

司遠衫嘴角牽起一抹寵溺的笑,“你忘了,安雅是我母親的產業,這次回國我準備先在安雅試煉。”語畢,司遠衫抬手,想叫服務員開瓶紅酒。

服務員剛想給我倒酒,我連忙阻止,“不了,醫生說,我最近不宜飲酒。”聽罷,司遠衫便讓服務員走了。

“我們從小認識的話,你一定認識我的父母吧?”

林源抬眼望向司遠衫,“說來也好笑,出院到現在,我連自己的父母是誰都不知道。”

司遠衫頓了一頓,抿了一口酒,從容淡定地說,“五年前,伯父伯母就定居國外了,我也很久冇有拜會了。怎麼,你們沒有聯絡嗎?”

定居國外?怪不得,所以一定還不知道我住院的事情。

“冇有,我以前的手機丟了,微信啊什麼的都不記得了。可能,他們想聯絡我也聯絡不到吧。”我決定暫時忘記這些煩心事。

司遠衫跟我講了很多小時候的趣事,大多是我出醜闖禍之類的,談笑風生間我放鬆了很多,他總是很溫和很儒雅。從此,“謙謙公子”在我的腦海裡有了個生動的形象。

晚飯後,司遠衫便送我回家。說巧不巧,正好碰見剛出來的夢仙。

夢仙看見林源從賓利下來,緊跟著又有個男人,便立馬走到他們麵前,挽住了我,嬌俏的挑了下眉,“可以啊,林源,舊情複燃了啊。”

被她一句話嚇得我一臉茫然震驚,“你在說什麼啊?”

我趕忙看向司遠衫,隻見他神態自若,嘴角含笑,“好久不見,夢仙,你還是那麼幽默。”原來他們認識。

路夢仙輕笑了兩聲,“幽不幽默不知道,還是那麼漂亮倒是一定的”隻見她眼神在我和司遠衫之間迴轉,用手指了指我們倆,“你倆,怎麼回事啊?”

司遠衫主動回答,“今天在安雅看見林源麵試,順帶就和她一起吃了飯,要是早知道你們住在一起,就喊你一起了。”

“拉倒吧,我可不當那電燈泡啊!不過,既然如此,我們林源以後在安雅,可拜托你了啊!”語罷,路夢仙伸出手,司遠衫客氣的回握。

“一定。”

安雅大樓CEO辦公室內

許助理拿著今天麵試的材料來到司遠衫麵前,試探性問道,“司總,今天來麵試的林小姐,她的辦公桌位應該安排在哪?”

司遠衫一手拿著冒著熱氣的咖啡,視線看向落地窗外的夜景,語氣淡淡然,“就安排在正對我辦公室的方向,確保在我視線範圍內。”

“好的。”回答完許助理並冇有離開,猶豫了一會,揣著顆心問道,“隻是,Wilison設計總助說,他的團隊並不需要林小姐。那林小姐......”

司遠衫眉頭一皺,立馬轉過身,神色不悅地警告,“告訴他,不管他需不需要,林源是我招進安雅的,我說可以,她就可以。”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