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四章 反算命大會(3)

26

-

周秋野一看大螢幕的內容,不知所措了:“警員都冇有這東西,你從哪弄到的?”

……大螢幕上,一個身穿白色的女孩,正在一步一步向前,一個聲音傳來:“向前,要勇敢的向前,一步,兩步,”

“不要停,你馬上就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三步,四步,”還有一步,女孩就要走到樓頂邊緣的護欄了,

聲音還在引導:“還有一步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勇敢點,跨出去最後一步!”

那女孩向前跨了一步,直接來到了護欄邊,這護欄有半人高,隻要不是一心求死,這護欄就擋住了,

此刻的女孩已經完全冇有自主意識了,一副任人擺佈的樣子,這護欄怕是擋不了了。

那聲音又開始誘導了:“翻過護欄,那邊就是你的天堂,勇敢點,跨過去!”

女孩的一條腿已經翹上了護欄,

周秋野慌了,連忙衝過來噗通一聲跪下了:“姑奶奶停止吧,再放下去我就完了,”

【臥槽,無恥之徒你早該完了,】

【現在知道怕了?晚了,大佬吃定你了,】

【大佬的能耐真的是無人能敵!】

刹那間,直播間的禮物那是滿天飛呀,

評論更是炸了鍋,大量的粉絲湧進來,五十萬,六十萬,七十萬……

粉絲很快就突破一百萬了,

“某人剛纔還不是信誓旦旦圍剿我,讓我死無葬身之地麼?”

“算命都是騙人的,怎麼?你也相信了?”

“信了,信了,卦金是多少我馬上給你,”周秋野什麼話也不敢說

“不怕我騙你的錢?”

“你不是騙錢,是勞動所得!”

周秋野掃了碼付了款,螢幕的女孩整個人翻過去了,

現場一片驚訝之聲,

“姑奶奶,我錢都付了,怎麼還把結局放出來了?”

“你的意思,剛纔你是賄賂我?”

“不是,不是,”周秋野不知道怎麼說了。

“隻要不是賄賂,我放出了結局,也冇有關係呀,我再繼續往下算,也不能白拿你的錢不是?”

“不用繼續了,姑奶奶的算命技術,絕對第一,無人能敵!”

“這話聽起來怎麼不像真心話?”

“絕對是真心話,”

“告訴你,我不但能算到你的過去,還能算到你的未來,要不要繼續卦象,”

“不用了,不用了,”

“那好,雲霞姐,帶進來吧,”仙霞子響門外喊了一聲:

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子領著十多個警員衝了進來,他們分工明確,幾個人衝向葉淩霄,幾個人衝向周秋野,

仙霞子說:“葉淩霄先送醫院吧,剛纔那些婦女用的錐子,都是唱時間冇有用,鏽跡斑斑,怕是已經感染,恐怕會危及生命,”

葉淩霄一聽傻眼了,噗通一聲跪下了:“姑奶奶救我!”

仙霞子搖搖頭:“救不了,這是你的命中劫數,我冇有逆天改命的本事,”

其實,葉淩霄也是被仙霞子暗中陰了一把,葉家人個個都是狠角色,隻要他們回過手來,就會對你動手,之前不就是冇有答應跟他們算命,晚上雇來殺手,

今天又召開圍剿仙霞子的大會,妄圖從輿論上搞垮仙霞子,隻不過冇有得逞而已?

但是不能放過他們,

弄死葉淩霄今天就是最好的機會,所以,不能讓葉淩霄活著,

陰了一把,葉淩霄活不了的,就算送到醫院,也救不了葉淩霄。等到押走了兩個人渣,會場爆發出一陣暴風驟雨般的掌聲,

雲霞突然大喊一聲:“神龜子,還不來拜見少主?”

主持會議不是還剩下三個嗎?其中一個五十出頭的人站了起來,指了指自己的鼻尖:“你叫我?”

“你不叫神龜子嗎?神運算元不是你的師父嗎?”

神龜子笑了:“你說,那個老東西呀,他不配做我的師父!”

突然,神龜子的臉上捱了一巴掌,神龜子跳起來:“誰打我?誰他媽打我?”

完全不知道是誰打的,

仙霞子站起來:“我打的,”

“你敢打我?”神龜子絕對冇想到,在江都這個地方,隻有他打人的份,從來冇有人敢動他一根手指,今天居然被人打了,而且還是一個小孩子,能不生氣嗎?

“就是要打這個欺師滅祖的東西,”仙霞子氣場很強大,

雲霞喊了一聲:“見到少主還不跪拜?”

“你讓我跪一個小孩子?”

仙霞子把三清宮的令牌拿出來在神龜子晃了一下:“三清宮眾弟子見到令牌不下跪者,本少主有權替師父清理門戶!”

神龜子笑了:“一個黃毛丫頭,竟敢口出狂言,我告訴你,那個令牌應該是我的,什麼時候被你偷走的?交出來,我放你一條生路!”

“放我一條生路,好啊,令牌就在我這兒,有本事你過來拿呀!”

神龜子不相信製服不了這個小丫頭,突然加速撲過去,真的想一掌拍死仙霞子,

現場的形勢突然聚變,誰都冇有料到,姑奶奶怕是難逃這一劫了,畢竟仙霞子纔是六歲的孩子呀,怎麼可能是神龜子的對手啊?

大家都為仙霞子捏了一把汗,直播間更是寂靜無聲,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突然,神龜子撲了個空,神龜子伸手去抓坐在椅子上的仙霞子,突然,神龜子僵住了,椅子上的人冇了,

眾人這才發現,仙霞子已經到了神龜子的背後,一掌拍了下去,

啪的一聲,一掌拍在神龜子的後背!

神龜子連扭頭的機會都冇有了,就撲倒在地,哇哇連吐兩口鮮血,

雲霞走上前,直接就把神龜子翻身,仙霞子一腳踏在他的丹田,噗嗤一聲,仙霞子直接破了他的丹田,

神龜子的眼睛都直了:“你敢廢了我?”

“見到少主不跪本就是死罪,還想搶奪信物,已經是死罪了,少主隻是廢了你的修為,對你已經很仁慈了,”

“從現在起,剝奪你的名號,隻能叫小龜,不能叫神龜子!”

“是,”小龜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小龜該死!”

一個警署的官員走了進來:“姑奶奶,我們有個案子想請您老算一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