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是誰?

26

-

被自家母親關在耳房的唐棠,駕輕就熟從靠牆的地櫃裡拖出棉墊子薄被還有小枕頭。

鋪在光潔亮麗的柚木地板上,小小的人兒躺上去給自個蓋好被子,今天下午可把她給累壞了。

壞爸爸說,那些是冇文化的壞小子們,遲早要被警察叔叔抓起來,她是好寶寶可不能跟著他們學。

可到底警察叔叔什麼時候才能把他們抓起來?媽媽說尊老愛幼是傳統美德,為什麼他們要欺負鄰居家的爺爺奶奶還有……

呼……

呼……

輕輕柔柔的呼嚕聲從唐棠嘴裡傳出來,她雙眼微閉著,一乍看似乎是睜著眼。

唐振華見妻子去位於西廂房的廚房做飯,把內院菜園子的雜草收拾乾淨,給乾了一天蔬菜們澆上水。

忙完這些纔去廁所旁的水龍頭洗手,看眼廚房揹著手,慢慢踱步走向西北耳房,側身附耳傾聽屋裡靜悄悄的。

拿起扣在門上的插銷,緩緩推開門,映入眼簾的便是女兒可可愛愛的睡顏,小傢夥睡得倒是很快。

不愧是唐鳴謙的妹妹,兄妹倆都一樣,說好麵壁思過,兩個人都在睡覺。

睡得腦門上全是汗,掀開蓋著的薄被,熱氣散發出來,從上衣口袋裡掏出手帕,把腦門上的汗擦乾淨。

也不知道女兒是什麼習慣,睡覺肚子上必須要蓋東西,昨天晚上那一頓折騰還是傷到脾胃。

這不,睡覺時眼睛還露著縫。

耳房門打開著,微風吹進屋裡,唐棠換了姿勢又繼續睡覺。

楊雲端著炒好的兩盤菜放到院子裡石桌上,揚聲喊道:“振華,吃飯了。”

“來了。”

尋著丈夫聲音望過去,她就知道這傢夥一準是去看孩子了,“棠棠,睡了?”

“嗯,今天晚上給孩子捏捏脊,眼睛又冇閉上。”唐振華給兩人各自盛了一碗稀飯。

“行。”楊雲答應得很乾脆。

由於孩子性彆,他們夫妻向來分工明確,以前兒子是丈夫帶的多,女兒則是她照顧得多些。

叮……

吃完晚飯收拾碗筷的唐振華,聽到一陣清脆的銅鈴聲,快走幾步去前院,“誰啊?”

“爸,是我。”唐鳴謙站在門口打量著自家大門,上麵的顏色比起他上次回家時淡了些。

木門上還殘留著許多膠水印子,前幾年平整的木門如今也坑坑窪窪,想來這幾年它也過的不容易。

聽是兩年未見的兒子,他臉上的笑意止不住,語氣輕快地說,“馬上,馬上。”

“爸,彆急,小心台階。”

“小兔崽子,我看你是皮子癢了,你老子我才四十多,還冇到老眼昏花的地步。”

唐鳴謙聽著父親中氣十足的聲音,心中的不安總算稍稍放下。

真好,大家都冇事。

咯吱。

厚重的木門打開,唐振華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黑瘦黑瘦的男人是自己的兒子,上次回來身體還那麼健壯,現在怎麼就這樣了。

唐鳴謙放下手裡的行李,雙手環抱著父親寬厚的肩膀,動情地說著:“爸,我回來了。”

夢裡那二十年彷彿黃粱一夢,但他兩個月以來許多事情都證明那是真實發生過的。

唐振華感受到自己的肩膀有一塊變得溫熱,輕輕拍拍兒子的背,“你這臭小子,這是怎麼了,在隊裡是不是有人欺負你?”

“冇有,就是想你和媽了。”唐鳴謙整理好心情鬆開父親,提著行李攬著父親走進久違的家。

兒子不想說,唐振華也冇多問,畢竟已經是成年人,許多事情要學會自己處理,他們做父母的隻能做好後勤工作讓孩子冇有後顧之憂,“小雲,瞧瞧誰回來了。”

“誰啊?”楊雲小跑去前院,著實想不出,這青天白日有誰敢來她們家,“小謙?你怎麼瘦了這麼多?是不是過得不好?”

“冇有,大家都對我挺好了。”唐鳴謙伸手抱抱媽媽,還是熟悉的人藥香味,“媽,我餓了。”

“好好,我這就去給你下麪條。”楊雲鬆開兒子走進廚房,從麪粉袋子挖了一碗麪粉,臭小子最喜歡吃她做的手擀麪。

在臥兩個豬油煎蛋放進去,加上一點點香蔥,彆提有多香。

這兩年供應比起前幾年好太多了,再加上他們看著風頭不對勁,從郊區買了不少糧食回來。

唐鳴謙環顧整個陌生的內院,他離開時院裡種著很多花,如今原本種花的地方被開墾成菜地。

還彆說爸媽收拾得還挺好的,黃瓜、豆角、西紅柿、茄子、辣椒、小白菜,一派豐收的景象。

“怎麼樣,你爸媽農活乾的還不錯吧?”唐振華笑著打趣道,順手摘下一顆全紅的西紅柿遞給兒子,“吃吃看,你妹妹很愛吃。”

唐鳴謙剛吃下一口,還冇來得及嚥下去,就聽到爸說妹妹愛吃,頓時不知道是繼續吃還是放下?

他掃了一眼家裡種的西紅柿,紅的能吃的就隻有他手裡,等會兒看到後會不會哭,“怎麼冇看到妹妹?”

“在睡覺。”唐振華摘了一根黃瓜,等飯後給兒子當水果吃。

“這麼早?”唐鳴謙記得他小時候,這個時間睡覺絕對會捱揍,想想妹妹的待遇,頓時心裡酸溜溜的,果然兒子不值錢。

“想什麼呢?”唐振華光是看兒子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我和你媽是冇原則的人嗎?”隨後又把家裡最近發生的事情告訴兒子。

唐鳴謙的拳頭收緊,王軍強那個混蛋他遲早要收拾他,上輩子害得他家破人亡,是血仇。

說起來他們家和王軍強之間的糾葛,還要從當年姥爺在京城淪陷後施藥救人開始,王軍強他父親受傷嚴重,外公把手裡的消炎藥給了受傷輕的人吃,最後王軍強父親不幸離世。

後來他和大伯父在一個師裡,組織上在兩人之間考察,大伯父識字成為團長,他則在建國後轉業,幾經周折現在是革委會主任。

這些都是後來平反後,王軍強被捕之後交代的。

在他看來不管是姥爺的決定,還是和大伯父任免,都冇有任何問題。

一顆消炎藥對重傷根本起不了作用。至於升職公平問題,從一開始組織上有針對軍民掃盲行動,但凡當年王軍強用點心也不至於升職失敗。

“爸,我知道了,我來處理。”唐鳴謙沉眼神裡翻滾著怒氣。

王軍強他現在是動不了,但是他手下的那些渣滓絕不可能放過,一群十多歲的人欺負一個三歲的孩子,打死也不過分。

唐振華看眼兒子周身的殺氣,淡淡地說,“彆鬨出人命。”

兒子這兩年整個人的氣質發生很大變化,約莫著和他執行的任務有關係,兩年寫信打電話不足三次。

“我有分寸。”唐鳴謙吃了一口西紅柿,隨意地說,“爸,我轉業了,分配到區公安局刑偵大隊一支隊。”

唐振華拍拍兒子的肩膀,開懷大笑著說:“冇想到咱們爺倆還能成為同事。”

雖然不知道兒子是因為什麼原因轉業的,但是他很開心,他們家從不缺英雄,說起來可能是自私了,他不想再失去任何一個家人。

不管是他的家族還是妻子的家族,兩家人隻剩下兩根小苗苗。

“你們父子倆笑什麼呢?”楊雲端滿滿一大碗麪條走出廚房,“在裡麵就聽到你們的笑聲。”這座四合院裡要是能再多些生氣就更好了。

唐振華高聲說道:“兒子轉業了。”

“真的?”楊雲看眼丈夫,也不知道這人有冇有騙人。

“媽,是真的。”唐鳴謙接過母親遞過去大碗麪露苦色,更彆提麪條上還有兩個煎雞蛋,還有一些鹹菜,“這也太多了,給妹妹留點?”

楊雲擺擺手,“你自己吃,妹妹這兩天隻能喝小米粥。”她做飯也是心裡有數的,多吃點早點長胖身體才能好。

孩子送出去時健健康康的,回來時竟是這副模樣,想著楊雲的眼淚便要流下來,她抽動著鼻子,極力控製住自己。

日頭漸漸偏西,天色徹底暗了下來,衚衕裡孩子嬉笑打鬨的聲音傳進來。

睡了很久唐棠在棉墊上滑動著自己手腳,看著開著房門,心裡很著急,壞了,偷偷摸摸睡覺是被髮現了嗎?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纔將棉墊子和薄被歪七扭八疊好,腦門上累出明晃晃的汗珠。

真累啊,該休息一會兒,等會兒再把棉墊子塞進去,想著整個人又躺回地板上。

楊雲進屋看到女兒躺在地板上,身邊是疊得亂七八糟的棉墊子,快被氣笑了。真不知道是該誇她懂事,還是該打屁股。

“唐棠!”楊雲不帶一絲感情地喊道。

唐棠麻溜站起來,語氣裡很是心虛,“到!”

她趕緊抱住母親的大腿,一臉討好地說:“好媽媽,我知道錯了,我保證下次絕不在地板上睡覺。”

“說說,這是你第幾次犯了?”楊雲皺著眉看著腿邊的小人兒,自從夏天開始,稍不留神就躺在地上睡覺了。

唐棠的眼睛溜溜轉,她好像每天都會在地板上睡覺,隻不過媽媽不一定發現,她斬釘截鐵地說:“一次。”

“你確定?”楊雲哪能不知道女兒的小心思。

唐棠舉著肉乎乎的小手,自己比劃個二,“那兩次?”

噗……唐鳴謙一個冇忍住笑出聲。

唐棠看向門口又黑又瘦的男人,臉上儘是迷茫,“你是誰?”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