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小徒弟每日一問,今天出逃了嗎》 第2章

26

《小徒弟每日一問,師尊今天出逃了嗎》內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小徒弟每日一問,師尊今天出逃了嗎》,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我的懵懂青春,主角為修為,師尊,冷聲小說精選:...《小徒弟每日一問,師尊今天出逃了嗎》第2章免費試讀沈修韞抬手,感覺不太真實的捏了捏自己的臉頰,卻忽然聽見一串銀鈴之聲。

他擼起袖子,發現左手手腕拴著一個銀色手環,上墜一鏤空小鈴鐺,隱隱有靈力流轉。

沈修韞嘴角抽了抽,很好,非常還原原著。

這東西就是禁錮了師尊靈力的法器,是祝星遙親自打造,渡劫期修士也很難斬斷。

沈修韞歎了口氣,他當時就不應該為了尋求**,點開這本書。

人家穿書改變命運,都是從頭開始,徐徐圖之,他這直接穿越到主角黑化,誰也打不過的時候。

敲,他不想玩了!

沈修韞:老六,我猝死前冇肝到大結局,師尊最後怎麼樣了?

係統:be呢,原著裡師尊多次逃離,徹底惹怒祝星遙,他一怒之下燒燬玄天宗,把師尊帶回魔界,鎖在床上,日夜折磨。

師尊就這樣被活活折磨了五年,身心俱損,而後香消玉殞。

而男主接受不了這個結果,也隨之自儘了。

然後就大結局了。

沈修韞眼皮狂跳,……這麼狠?

係統:不狠,怎麼能叫病嬌呢?

沈修韞:我要是冇跑掉,不會也這個結局吧?

而且這死法,還如此……係統不好意思地道:理論上來說,是這樣。

沈修韞麻了,要不,你現在一刀捅死我算了,早死早超生。

係統勸道:宿主,冷靜哇,咱們還有希望。

正在一人一統在腦海爭執間,房門忽然被人推開。

已經坐回床沿邊的沈修韞朝門口望去,一襲熱烈如火的紅衣強勢占據他整個視線。

那張臉俊美無儔,眉間一抹鮮紅的墮魔印記,妖異的紫色眼眸正審視地看著沈修韞,明明隻是很隨意的狀態,卻莫名讓人覺得壓抑。

祝星遙低沉的嗓音,帶著天然的誘惑力,“師尊醒了?”

睡了都快近半年了。

沈修韞下意識吞了口唾沫,喉結跟著上下滑動。

他有點緊張,按劇本“作死”這種事還是頭一次乾,他冇啥經驗,也不知等會演的好不好。

說起來,原著為什麼那麼帶感,就是因為高嶺之花的仙尊零落成泥也寧折不彎,每每被祝星遙那樣欺負,才更讓人直呼上頭。

沈修韞儘量學著原主清冷孤高的樣子,冷著臉質問道:“你要關本尊到什麼時候?”

聽聽這話,原主是真勇啊!

都淪為階下囚了,居然還敢用這麼硬的語氣和魔君徒弟說話,那不純純找虐嗎?

可為了回家,他必須儘職儘責扮演好原來的師尊。

祝星遙一個閃身逼近,眨眼間就從房門前到了沈修韞麵前,兩人挨的極近,呼吸可聞,“好說,師尊何時答應與我結成道侶?”

沈修韞冷哼一聲,譏誚地道:“道侶?

你死了這條心吧。”

這話一出,沈修韞能明顯感覺到周圍的溫度降了好幾度,冷的能掉冰碴子,空氣中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威壓散開,壓的沈修韞甚至有點透不過氣。

他在袖子下拚命掐自己的手,用疼痛**自己的感官,維持著自己不要弱雞的暈倒。

祝星遙臉色陰沉,眸光寒冷,修長的手猛地捏住了沈修韞光潔的下巴,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師尊敢不敢把這句話再說一遍?”

沈修韞表麵冷若冰霜,實則在心裡小聲逼逼——我當然不敢!

所以他乾脆一言不發,閉上眼,彆過頭,一副不想看到孽徒的樣子。

這很符合原來師尊的人設——無視黑化後的孽徒發瘋,多看一眼都彷彿在侮辱眼睛。

祝星遙是最受不了沈修韞這樣對他的。

他花了那麼多心思讓師尊醒來,不是為了看師尊無視他的。

他寧願沈修韞責難他,打他,這說明實師尊起碼還在意他,可如若是無視,那便是完全不在乎,隨便他怎麼樣。

他守了師尊幾十年,捧著一顆真心,隻希望師尊終有一日能多看自己一眼。

可師尊不僅拒絕了他,還故意把他趕下山去曆練,甚至在他失蹤的幾年裡,不聞不問,還收了彆人做弟子!

師尊以前明明答應過自己,此生隻會有祝星遙一個弟子!

為什麼要食言!

為什麼要騙他!

為什麼救了他,又要拋棄他?!

還不如讓他當時就無人問津死在路邊。

師尊永遠不會知道,“逐出師門,此生不複相見!”

這句話,從裡到外,能把祝星遙一顆心從裡到外捅到血肉模糊,讓他生不如死。

祝星遙冷聲低聲喝道:“沈修韞,睜開眼睛看著本座!”

他手上用勁,很快在沈修韞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了紅紅的指印。

嘖,師尊現在真是嬌氣。

見沈修韞軟硬不吃,祝星遙忽然俯身在沈修韞耳邊吹了口氣,低低地道:“師尊再不睜眼,本座可要***。”

這話果然有用,沈修韞當即被嚇得睜開了眼。

可當看見祝星遙妖冶紫眸中的玩味,他就知道自己被耍了。

沈修韞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無聊。”

祝星遙見自家師尊氣鼓鼓像個河豚,眼尾都泛著紅,眼眸微眯,掩下眼底深處深沉的渴望。

他抬手輕輕拂過沈修韞的眼角,語氣也不自覺變緩和了些,“生氣了?

師尊最好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本座,本座會很想……師尊你知道本座是什麼意思。”

沈修韞:“……”要不是他現在是個病弱,要不是對方太強大,他真想給這徒弟幾個**兜!

祝星遙不知道沈修韞在心裡飄過無數個“孽徒當死”,隻是自顧自坐在沈修韞身側,伸手想將自家師尊攬進懷裡,“過來,讓本座抱你。”

沈修韞在心裡小小yue~了下,一巴掌拍掉那隻鹹豬蹄,並冷哼一聲,“彆碰我!”

他可是直男!

祝星遙並未罷休,反而順勢抓住沈修韞瘦削的皓腕,就勢把人摁進了自己懷裡,用力抱住,貪婪地嗅著他身上淡淡的冷香,不由他掙紮分毫,“師尊,今時今日,你以為你還是高高在上的仙尊嗎?

你以為你還有能力拒絕本座嗎?”

“放開我!”

沈修韞手撐在祝星遙胸口,努力想隔開彼此之間的距離,卻反而被箍得更緊,太靠近了,他甚至能感覺到對方那……作為男人,沈修韞當然明白那是什麼,所以他才又羞又惱。

“‘彆碰我’,‘放開我’,‘滾遠點’,除了這些,師尊可還會對弟子說彆的話?”

祝星遙眼神逐漸變得陰翳,冷涼的手指,不知什麼時候縛上了沈修韞的後頸,輕輕握住了纖細白皙的脖頸,不輕不重正好掐住,手指微微收緊,引起了沈修韞些許不適。

而後,他貼著沈修韞的耳郭,一個字一個字道:“師尊,本座耐心有限,你最好不要讓本座等太久,否則,本座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來。”

沈修韞被抓住脖頸的時候就不敢動了,這可真的是被人扼住了命運的喉嚨啊。

你看他敢動嗎?

萬一祝星遙手一抖,就可以直接開席了。

他實在不明白,一個人怎麼可以上一秒還在笑眯眯的跟你溫言軟語,下一秒就狠的像是要取你狗命似的。

祝星遙到底是怎麼做到無縫切換的,精分嗎?

沈修韞瑟瑟發抖,病嬌太可怕了。

救救我,救救我!

係統鼓勵道:宿主,苟住,你能行的。

沈修韞內心淚流滿麵,我不行啊,我支援不住了,我要回家——!!!

感受著懷裡僵直的微微顫抖的身軀,祝星遙勾了勾唇,心中產生一種莫名的**。

往日自己多看幾眼都是褻瀆,不敢觸碰高嶺之花,冷傲孤高、拒人千裡的師尊,如今還不是像隻聽話的貓咪一樣軟在自己懷裡?

祝星遙鬆開放在沈修韞脖子上的手,微微眯起眼,轉而有一下冇一下撫摸著師尊如綢緞般的墨發,猶如在給貓咪順毛。

他低聲哄道:“師尊彆怕,隻要你聽話,弟子是不會傷害你的,弟子隻會對你好,很好很好那種。

就像您曾經待弟子一樣。”

“以後彆總惹弟子生氣,好不好?

弟子怕會控製不住……”控製不住什麼?

控製不住欺師滅祖shui了他?

沈修韞敢怒不敢言,隻能在心裡罵罵咧咧。

要不是他看過原著,知道這是個花言巧語信手拈來的瘋批,差點就信了這貨的鬼話了!

難怪師尊要跑,換他也是想玩命的逃離。

兩人就這樣貌合神離的抱了許久,誰也冇有動,直到沈修韞肚子傳來咕咕聲。

沈修韞有點尷尬,他記得原主應該早就辟穀不用再吃五穀雜糧了的吧?

係統在線解惑:以前是不用,可是師尊受傷後靈力倒退,大不如前,如今修為被封,猶如廢人,所以現在和普通人一樣需要吃東西。

祝星遙:“師尊餓了?

弟子這就命人上菜。”

說罷,也不顧沈修韞願不願意,起身抱著他朝屋外走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