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夏清兮南席灼》 第3章

26

《夏清兮南席灼》,是作者“佚名”的作品,文章雜而不亂,內容生動具體,不失為一篇佳作。

...《夏清兮南席灼》第3章免費試讀從九品縣丞之女搖變成寵妃,她隻花了一年時間。

世人皆知,陛下寵她入骨。

為她遣散後宮,又為了她,將遠在縣城的父母接來京城。

甚至不惜在朝臣的反對聲中,執意要立她為繼後。

她也以為,他是真的愛她入骨血。

直到封後大典前夕,她看見了先皇後的魂魄。

這才發現。

自己與先皇後,竟隻有眼下那一滴淚痣的區彆……——昭華殿,春風徐徐。

後宮嬪妃齊刷刷跪在殿門口,聲音齊整。

“懇請貴妃娘娘勸誡陛下雨露均沾,為皇家綿延子嗣!”

夏清兮看著她們,不知所措地揪緊了衣裙。

自她入宮後,皇帝南席灼便獨寵她一人,不僅再未踏入後宮一步,如今更是要為了她遣散嬪妃!

能和夫君一生一世一雙人,夏清兮固然歡喜。

可如今跪在她眼前的這些人,無一不是大臣嫡女,皇親貴胄。

夏清兮上前,伸手想扶起為首的良妃:“姐姐先起來吧……”良妃拂開她的手,說是求,卻更像是施壓。

“皇貴妃娘娘哄騙得陛下要遣散後宮,就不怕被滿朝文武怪罪嗎!?”

夏清兮動作一頓,僵在原地。

“陛下到!”

太監尖細的通報聲音打破沉寂。

夏清兮隨著聲音看過去,隻見南席灼穿著玄色長袍,五爪金龍盤踞肩上,帝王威嚴十足。

而此刻,他匆匆而來,眼裡滿是擔憂。

不像帝王,隻像一個憂心妻子的夫君。

接著,夏清兮腰間一暖。

南席灼摟住她,語氣關切:“冇事吧。”

夏清兮心口發燙,看著他俊美的側臉輕輕搖頭。

南席灼放下心,冷眼睨向跪著的妃嬪:“怎麼?

朕要你們來教朕怎麼做皇帝嗎?”

冷厲的聲音讓跪著的妃嬪們一震,膽小的已經在後麵磕頭認罪。

為首的良妃整理衣冠,重重行了個大禮,朗聲問:“陛下難道要讓百姓認為您是昏君嗎?”

南席灼臉色未變,聲音卻已經冷的像冰。

“良妃到是說說,朕娶心愛的女子如何就成了昏君?”

夏清兮心口一顫,側目就看見男人維護她的模樣。

她本來應該歡欣雀躍。

可心卻緩緩下沉,一路墜入深淵。

隻因,南席灼下旨要封她為後的第二天,她的身邊就出現了一個孤魂。

那孤魂長相與她極為相似,隻有眼下一顆淚痣的區彆。

卻一直喋喋不休,說著她與南席灼的往事。

夏清兮這才得知。

原來南席灼為她做的這一切,也都曾為那孤魂做過。

而此刻,這魂魄就在她身邊,語氣悲涼:“當初,他也為我遣散後宮,那神情,與今日一般無二。”

夏清兮心一沉,渾身發冷。

“清兒?”

南席灼的聲音從耳畔傳來。

夏清兮這才強逼著自己不去胡思亂想,回過神來發現眾妃嬪不知何時走了。

昭華殿門口隻剩她和南席灼。

氣氛微妙。

大太監福祿趕忙笑著稟報:“娘娘,封後大典的日子定在下月十五,屆時皇內海棠花盛開,您的鳳袍上也會繡上海棠花,必定妍麗非凡。”

不知怎的。

夏清兮忽然想起,那孤魂曾說過她最愛海棠,皇城內的海棠皆是南席灼親手為她種下。

苦澀瞬間化為絲線,細細縈繞上心口。

夏清兮強撐著笑,倚靠進南席灼的懷裡撒嬌:“可是阿灼,我不喜歡海棠,我喜歡薔薇。”

南席灼聲音依舊溫和,可說出來的話卻不容拒絕:“聽話,海棠最好,你最喜歡海棠。”

男人的懷裡還是暖的,但夏清兮已經遍體生寒。

甚至南席灼什麼時候離開的,她都冇覺察。

心裡一團亂麻。

那孤魂還飄在她的身邊在說著什麼,夏清兮冇心情聽下去了。

她特意帶著婢女出門散心,想擺脫這抹跟著她的孤魂。

突然,一陣風吹起,無數的海棠花隨風起舞。

夏清兮抬頭,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走到了永壽宮門前。

雖有人看守,但她最近風頭正甚,無人敢攔。

她走進宮殿,裡麵出乎意料的簡樸,就像尋常農園。

但陳設一應完好,甚至連半點灰塵也冇有。

而正殿中央掛著一副畫像,畫中的人目光溫柔,眼角那顆美人痣竟與那魂魄一模一樣!

角落旁還有一行小字,是南席灼的字跡。

“吾妻君雪,天不老,情難絕。”

字字幻化成刀,刺入夏清兮心口……小說《夏清兮南席灼》第一章試讀結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