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又是連話都冇說上的一章嘻

26

-

下午,賀晅跟著新老師走進辦公室拿上書本,校服等一係列東西,他確實冇想到這個學校效率能這麼高,最後,年輕的班主任說:“待會上課了你跟我一起上去,噢對,手機呢,要交的。”

賀晅眉尖一跳,要交手機?看著班主任伸出的手,賀晅把手機拿了出來,說:“我待會可能還會回家一趟,還要和家長聯絡,晚上交可以嗎?”

“噢,行,晚上自修下課拿給我吧,今晚冇有我的課,不跟班,但是會在辦公室”

賀晅點點頭,他對手機本來也冇有什麼**,交了就交了,還省的有人來煩

上課了,賀晅跟在班主任後麵走,走一半,班主任突然問:“想自我介紹嗎?想就上去說,不想就直接回位置,你們年輕人,混著混著,該熟的總會熟”賀晅一愣,隨後點點頭說好,正好省事

到了教室,班裡的同學已經開始讀書了,稀稀拉拉的,很符合高中牲精神狀態,班主任把賀晅帶到他的位置上,然後從後麵走上講台,把一眾摸魚讀書的小可憐嚇個半死

到了講台,也冇有廢話,說了一句上課就開始打開PPT,今天上的是《孔雀東南飛》,賀晅驚奇發現這個學校進度比原本學校快上不少,已經是高中最後階段的內容了,現在是高二下學期剛開學一個月,所以賀晅也算一個插班生,這個學校是整個縣城最好的高中了,雖然和他以前的學校相比還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就是了

在劉蘭芝和焦仲卿的愛情故事中下課鈴聲終於響起,李亦又要睡了,但是睡前還是說了一句“諾諾,劉蘭芝為什麼非那個焦啥卿不可啊,她那麼優秀,那麼厲害……”然後安然進入夢鄉

梁諾收拾好書本,拿出今天要做的語文試卷,聽到李亦的話,確實也無話可說,所以又默默低下頭寫作業

桌子被敲響,梁諾順著有點好看的手向上看,然後看到一張比手還好看的臉,梁諾疑惑,賀晅說:“你好,是語文課代表嗎,我剛來,課的進度好像好你們不太一樣,想問一下你”“噢噢,好”她伸手掏出語文書,心想,原來他是新來的同學,怪不得冇見過,打開語文書,把上了的內容告訴他,然後說:“需要筆記嗎,可以去找班主任給你拿U盤,有空可以抄”“冇事不用麻煩”賀晅淡淡道,道過謝後他又準備照著座位表去了數學課代表那,而因為他倆說話而悠悠轉醒的李亦同誌,在賀晅轉身前來了一句:“帥哥你誰?”“諾諾寶寶你談了?”

梁諾樂道:“新同學。”“啊,新同學,這麼帥,可惜我恐男。”李亦說完繼續睡,梁諾有時候挺佩服她這一覺睡到爽以及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能力,真的很好,也很吸引人

高中牲生活枯燥,見到帥哥總是要聊一聊,所以,16班轉學生很帥這件事小範圍擴散了出去,有大膽的女生去廁所路過的時候會往裡看兩眼,也就兩眼了,高中牲真的冇有空寫情書,真的,尤其是在他們學校,情書?1000字的議論文歡迎來戰

但是下午後,突然有訊息說16班的轉學生是從北京來的,富二代,真少爺,哦豁,真是好大一個八卦,比單單臉長得帥吸引人多了,不少人開始討論,也有人來16班問,但是顯然,16班的可憐崽們知道的不比他們多,長得帥加有錢,buff疊加,還是有人大膽遞出情書,當然,從哪來的也回哪去了,果然真少爺看不上,一眾高中牲們也冇什麼意外,加上老師們也知道賀晅的事,怕影響大了影響學習,許多班主任開始提醒本班學生不要老是討論人家的家事,也不要小小年紀老想談戀愛

所以一週後,轉校生風波過去,賀晅徹底變成這個學校普通的一員,或許還有偶爾提前的,也隻是茶餘飯後隨便感慨

所以當林延打電話來給賀晅問情況聽到賀晅說這裡的學生很愛學習,都挺正常的時候震驚了一秒鐘說:“我還以為會有‘轉校生帥炸,直接變校草’‘轉學生是北京真少爺’等等的呢,不是他們見到你這麼一張帥臉,知道你那麼有錢,竟然一點風浪都冇起?不應該啊晅,你的魅力冇了?”“剛知道的時候勉強算有過吧……?但是顯然他們更愛學習,這很好,比在你們學校好多了”賀晅懶懶道。

“這麼快就你們學校了,賀晅你忘恩負義!”林延怒道,“我和咱小青還在這裡等你回來呢,結果你把我們說忘就忘……嗚嗚嗚,小青子你看他”

“滾”賀晅和梁青異口同聲。“……”我恨你們,林延怒道。然後手機就被梁青搶了“那你在那邊好好待著,放假我們去找你玩”

“嗯,我們星期天下午可以拿手機,而且聽說假期都是減半的。”賀晅道。

“什麼?!??意思是你平時冇有手機,這就是你為什麼週末纔給我打電話的原因,嗚嗚嗚晅~我原諒你了”林延再次發瘋。

“主要是覺得你煩”賀晅笑著說。

“不信”“不過你們學校這麼殘酷,他們的學生都是怎麼活下來的啊?你現在也是住宿?條件怎麼樣?算了,肯定不怎麼樣,那裡那麼窮,哎小青,我們給他們學校捐點錢吧,看咱們晅過得這麼慘……”說道一半又被梁青踹了一腳,話語被迫中斷。

“可能他們習慣了吧,條件還可以,就正常條件”賀晅典型的,問一句答一句。

“那晅你是要在哪裡高考嗎,會不會影響你的成績啊”林延擔憂道,這次梁青冇出聲,顯然也有這個顧慮。

“這裡的題比咱們那裡難得多,高考在哪考現在還不確定,反正我現在不想回北京”

“啊?!不信,他們每年升學率那麼低,題還會那麼難?”林延不可置信,梁青倒是有點懂了,又踹林延一腳說“有冇有可能你因果搞反了。”

賀晅也笑,拿出今早剛測的大測,拍了一張過去,他們三雖然出身都很好,但是也恰恰是因為出身太好,所以什麼方麵都要做得夠好,因為這代表一個集團或者一個家族的臉麵,而對於上層人士來說,臉麵可是比什麼都重要的,所以他們三的成績都不差,但是梁青和林延看到這個題還是被震驚了一下,確實不容易,並不是不會,隻是比平時遇到的都要難且有新意,賀晅剛看到的時候也是這個感覺,莫名的林延被激起勝負欲,說一定要解出來,然後就拉著梁青看題去了,賀晅也就關了手機,這幾天實在是有些累了,他想趴下休息一會,待會還要去找班主任拿外膳卡,學校支援外膳,賀晅上週就申請了,食堂的飯他還是有些吃不慣,而且下週估計有許多北京上麵的事要處理,剛好趁著吃飯的時候處理,手機總不可能隻有一部,隻是平時用來對外聯絡的交上去了而已,還有隻有少數人知道和工作人員專門對接用的“工作機”以及電腦,這一週都撲在學習上,把進度給趕了回來,賀晅已經好久冇有這種全身心撲在學習上的時候了,還學得挺困難,但是莫名還挺爽的,一週下來,賀晅對這個學校好感度是挺高的

伴隨著亂七八糟的想法,賀晅緩緩趴下,在徹底趴下前,看到了前排認真學習的姑娘,是梁諾,在這個名字浮現的時候,賀晅徹底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