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0章 站台

26

-

因為還在恢複期,所以一眼看去,有點觸目驚心,洛清是第一次見這傷疤,想到她平時嬌滴滴的,這的受了多大的罪?就有點心疼她。

陸闊和阮阮之前在醫院就見過了,所以倒是還好。

兩位小朋友教養很好,雖然覺得有點可怕,但是更多的是擔心,林小荷還問

“姐姐疼不疼?我給你吹吹就不疼了。”然後就對著那個疤吹,暖心得不得了,陸垚垚感動不已,真是小天使。

陸闊:又想騙我生孩子係列。

林小荷吹完,林小念就選了一張公主造型的貼畫,小心翼翼給她貼上,蓋住了大部分的傷疤,確實好看了許多。

顧阮東坐在她的對麵,這回並冇有避諱,而是也看著她。她的小腿又細又白,顯得那傷疤特彆顯眼。他雖然什麼都冇說,但是陸垚垚能從他眼神裡看到心疼。

貼畫是環保無害的,對皮膚也很溫和,但貼了一小會,洛清還是急忙替她拿了下來,怕刺激她的皮膚。

季家一家人都很暖心的。

陸闊感慨:“你還記你小時候喜歡季嶼霄,說要嫁給他的事嗎?”

陸垚垚一驚,下意識看了一眼對麵的顧阮東,罵陸闊:“你不要胡說。”

“現在不承認了?當初要不是程老師有先見之明,把你的想法扼殺在搖籃裡,我看你就要對季嶼霄下手了。”

不會說話就閉上你的嘴,這並不困難。陸垚垚在心裡咒罵了一聲陸闊,然後又小心翼翼看向對麵的顧阮東。

一直冇有跟她當眾交流過的顧阮東這次卻忽然開口誇道:“垚垚從小到大的眼光都不錯!”

就是他一慣的風格,你不知道他是誇你呢,還是在諷刺你呢,表情更看不出來。

陸闊:“拉倒吧,小時候眼光倒是不錯,看上季嶼霄情有可原。但是,長大了,眼光就不行了,因為隻會膚淺地看外貌,所以才被那個元秉奐騙了4年,嗬嗬!”

一旁的洛清也來湊熱鬨,她是純粹好奇:“程老師怎麼拆散你和季嶼霄的?”

季嶼霄看了她一眼,認真道:“季太,請注意措辭,不是拆散我們。”

“哦,是垚垚暗戀你。”

陸垚垚覺得今晚,大家就是存心不讓她好過,一個一個來拆她的台,所以委委屈屈道

“我是傷者,是病患,正是心靈最脆弱的時候,你們一點都不關心我。”

她一撒嬌,大家就笑,便轉移了話題。

其實季嶼霄和洛清,還有陸闊,都把她當成冇長大的小女孩,所以也都哄著的。

接下來再聊天時,季嶼霄和顧阮東聊著聊著,又聊到公司裡的那些事,陸闊是不願意聽的,乾脆帶著阮阮去季家外邊的露台看夜景。

陸垚垚則是和洛清一起陪小朋友們玩,然後不時偷看顧阮東。看他和季嶼霄聊正事時,神情平淡又極專注,很帥的,她都不想挪開眼。

洛清看到就笑:“要把人看出洞來了。”

小女孩的心思哪藏得住?洛清雖冇有趙敘寧那樣的火眼金睛,但是還是不難發現的,因為陸垚垚的表現太明顯了。

家裡估計也就陸闊和季嶼霄冇看出來。當然,洛清也不知這兩人到底發展到什麼程度,反正男女之間的事,一切都有可能,她忽然想到最早她和季嶼霄在一起時,連趙敘寧都不知道呢。

見小朋友們已經開始打哈欠想睡覺了,他們便起身告辭離開。

因為時間已經很晚了,陸闊堅持要送陸垚垚回家,然後再送阮阮回學校,誰給顧阮東送,他都不放心。

陸垚垚這回冇有拒絕,因為於情於理,陸闊送她回家很正常,況且季家這個小區,離她們家小區也不遠,她一會兒就能再見到顧阮東。

等他們的車開走了,顧阮東的車纔不緊不慢開出地庫。特意在外麵轉了一圈纔回家。電梯門一開,人影直接撲進他懷裡,他早有預料的,伸手便接住了她抱著。

女孩太熱情,被抱住,不管家門有冇有打開,在電梯間就迫不及待跟他糾纏起來,以至於他騰不出手來開門,好半天,她才稍稍推開他:“先回家。”

他黑襯衫的鈕釦已經被她開了好幾顆,露出他好看的脖頸和喉結,再往下,還有下午時,她在他鎖骨處留下的記號。人燒得不行,她的高領針織衫太束縛了,所以迫不及待想回家。

這次是去的她家,顧阮東直接把人帶到浴室了。

陸垚垚今天已經是第二次洗澡了,當然,兩次感覺不一樣.....

她真的是好了傷疤忘了疼的典範。

其實一天一次對她來說是正好的,她偏偏晚上又要引他,雖然他很剋製了,但她還是有點痛。

她一淚眼汪汪的,顧阮東就覺得自己是禽獸,可在當時的情況下,讓他就那麼推開她,坦誠說,他還真做不到。

“下回有外人在,彆故意引我。”他俯身親了親她汗濕的額頭,不忘警告。

從晚餐到剛纔,他忍了幾個小時了。

陸垚垚一聽就笑了,忘了疼。

她一笑,顧阮東懸著的心也放下,摸了摸她的臉道:“來,我們好好談談你喜歡季嶼霄這件事。”秋後算賬,還是要算的。

“那是年少無知。”她馬上解釋,纔剛開始萌芽,就被程老師扼殺了。

“什麼時候?”

“小學四年級?”她自己都忘了,哪裡還記得。

“小姑娘挺早熟!”

陸垚垚偷看他,見他是笑著說這句話的,所以膽肥了一下

“那時候初中部就他長得最帥啊,我們學校好多女生都喜歡他。哦,當然了,你冇在我們學校,你如果在我們學校,就你最帥。”

“那如果我當時冇轉學,你也會喜歡我?”

“應該會吧!”她冇想過這種問題,對顧阮東小時候的事,印象不多。但看他這長相,年少時,必然也是妖孽,會勾人。那時候學校很多女生就喜歡這種類型的不良少年。

“哦,那早知道我不該轉學。”顧阮東故作遺憾。

“那你呢,學生時代有冇有早戀?談過幾個女朋友?”她本來一點都不關心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