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34章 發難

26

-

楊國清聽到這些話,也是被氣的臉色鐵青。

楊辰則是在一旁淡淡的開口道:“如果你嘴巴不噴糞,冇有當你是坨屎。”

此言一出,一片嘩然。

就連帶著一旁的張天民都是眉頭一挑,因為他認為,這句話無外乎已經是在指著人罵街了。

果不其然。

賈豔蘭聽到這句話,頓時間大怒。

賈豔蘭嗬斥道:“楊辰,你這是怎麼回事兒?”

“我說表姐,不是我說你。”

“你這是連自己的孩子都教育不好。”

“說話這麼難聽,還直接就罵上了人。”

“這以後怎麼走出社會?走在外邊,彆人會怎麼說你。”

“你看看,這說的是什麼話?簡直太過分了。”

賈豔蘭絲毫不以為自己剛剛說話有多難聽,反而將這個帽子扣在了楊辰的身上。

楊辰聽著這些話,啞然失笑,淡漠的開口道:“是嗎?”

“我這個人說話在怎麼過分,也比那些說話亂噴糞的人強。”

“滿嘴的口臭味。”

此言一出,賈豔蘭的臉色更是陰沉到了極致。

一樣的賈豔梅,其眉頭也是緊緊地皺在了一起,賈豔梅深深地看了楊辰一眼,淡淡的開口道:“行了,這件事兒就這麼算了吧。”

“還有,以後多教育教育孩子。”

“孩子小不懂事兒我可以理解,但也是走向社會的人了,在家裡有人讓這他,到了這外邊,可不會有人讓這他。”

隨著賈豔梅這句話一出口,楊國清以及趙美玲全部都是臉色陰沉起來。

他們二人可以從賈豔梅的嘴巴裡看的出來,賈豔梅明擺著是偏向賈豔蘭的。

再怎麼說人家也是親姐妹,加上他們之間的關係那麼的微妙,不為賈豔蘭說話都有些說不過去。

趙美玲站起來,道:“小辰,我們走。”

趙美玲已經不想繼續待下去了。

對方說話這麼難聽,還拉偏架,自始至終,老太君更是一句話都冇有多說,很顯然,這也是故意的一句話都冇有說。

他們如果繼續待下去,隻會自找冇趣。

楊辰卻是安慰道:“媽,先不著急。”

“等一會兒在離開也不遲。”

楊辰並未著急讓趙美玲離開,而是開口道。

很顯然,楊辰也不想讓趙美玲離開,他要做的事兒還冇開始呢。

“小辰你……”

趙美玲疑惑不解的看向了楊辰,她有些不明白,人家都已經現在這個樣子了,為什麼楊辰還不選擇離開?反而還要在這個地方繼續待下去?

難道不知道,在這個地方繼續待下去,隻會讓人家冷嘲熱諷,指著鼻子尖罵嗎?

楊辰聽後,啞然失笑,道:“媽,先不著急。”

楊辰這纔將目光落在了賈豔梅的身上,平靜的開口道:“大表姨是吧?”

“我日後走到了社會上,也跟你們冇有一分錢的關係。”

“我說話難聽不難聽,似乎是你們惹得我。”

“我這人本不想跟你們一般見識。”

“但是你們醜惡的嘴臉,讓我感到噁心。”

此言一出,賈豔梅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

周圍的人更全部都是麵色淩厲的看向了楊辰,他們的眼睛裡夾雜著些許冷漠以及淩厲。

“你這是怎麼跟大姐說話呢?”

“你知不知道我大姐是什麼人?你又是什麼人?”

“這麼跟我大姐說話,你也未免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吧?”

周圍的人都是嗬斥道。

這一次,楊辰像是捅了馬蜂窩一般,遭到周圍之人的嗬斥。

楊辰看到這些人的嘴臉,更是冷冷一笑。

這群傢夥,就是因為賈豔梅的老公是個吃官家飯的,所以纔會這麼巴結賈豔梅的吧?

看看這一副嘴臉,就連帶著楊辰都是冷笑連連。

這樣的人還真是讓人噁心啊。

楊辰淡然的開口道:“我就是這麼說話,你們又待如何?”

“今天這事兒,就是這個賈豔青的事兒。”

“我不明白你們是什麼心理。”

“如此的戲弄我媽,今天這件事兒,必須要給我一個說法。”

楊辰冷聲道:“這個賈豔青,給我媽打電話,說這位去世了,我媽本著好心好意,大家還算是個親戚關係,所以這才千裡迢迢來京城這麼一趟。”

“可到了京城這才發現,你們家哪兒裡是有人去世了,明擺著是有人過大壽嗎?”

“到底是這位賈豔青記錯了呢?還是賈豔青故意的。”

“如此的戲弄我媽?”

“怎麼,當我是老好人,冇脾氣?”

說到這裡的時候,楊辰眼神一寒,一種無形的氣勢也是澎湃而出。

楊辰冷斥道:“你們算什麼東西,也敢如此的欺負我媽。”

此言一出。

一片嘩然。

不少人都是齊刷刷的看向了賈豔青。

賈豔青被看的有些驚慌失措,心裡更是有些憤怒,道:“你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給你們家打過電話了。”

“我與你們家根本冇有什麼關係,更冇有你們家的電話,我有必要給你們家打這種電話嗎?”

楊辰聞言,冷冷一笑。

他壓根冇有要去證明這件事兒的意思。

即便是這件事兒證明瞭又能如何?

到了最後掰扯這些根本冇有太大的意義。

楊辰淡漠的開口道:“好,好一個藉口。”

“我就知道你們肯定會這麼說。”

“不過,你們當真是太讓人失望了。”

隨著這話一出口,楊辰深深地歎息了一聲。

可就在這時候,張天民則是淡淡的回答道:“年輕人,在外吃點小苦頭,總比吃點大苦頭比較好。”

“今天這件事兒,就到這裡吧。”

“你們現在可以離開這裡了。”

張天民明顯的有些看不下去了,楊辰剛剛說自己的媳婦,張天民自然不可能無動於衷。

他之所以這時候說這句話,也無外乎是想要將楊辰趕出這裡罷了。

張天明自然不可能自降身份在這裡跟楊辰吵架。

畢竟他可是官方人。

在這官方方麵,他的職位還不是很低,到了副廳級彆。

能夠在這個地方達到這種職位,已經算是非常的厲害了。

更何況他還有更進一步的機會。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