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36章 想救老太君得去求楊辰

26

-

李萬疆越是檢查,眉頭皺的也是越來越高。

當李萬疆完全檢查完了之後,即便是李萬疆都深深地歎息了一聲。

周圍的人看到李萬疆的模樣,心裡咯噔了一下,他們緊張的看向了李萬疆,急忙道:“李醫生,我媽怎麼樣了?”

“是啊,李醫生,我媽怎麼樣?身體還好嗎?”

賈豔蘭以及賈豔青等人都是緊張的看向了李萬疆。

連帶著賈豔梅同樣是有些沉重的看向了李萬疆,多少帶著些許緊張之色。

“李醫生,有話不妨直說。”

關於自己親媽的病情,他們心裡都很清楚。

不過想想老太君的年齡,得這種病也是在情理之中。

李萬疆頓了頓這才緩緩地張口道:“好,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實話實說吧。”

“老太君的身體狀況,並不是非常的好。”

此言一出,這令賈豔青以及賈豔蘭等人都是臉色微變。

“李醫生,難道真的冇辦法了?”

賈豔梅忍不住張口問道。

賈豔梅找來李萬疆,還是帶著些許期待的。

這期間他們看了不少的醫生,都無法治好自己的母親,這讓賈豔梅也是有些焦慮。

張愛民見狀,同樣是眉頭緊鎖,微微一頓道:“李醫生,難道一點辦法都冇有?”

李萬疆聞言,深深地歎息了一聲道:“老太君的身體各項技能,已經嚴重的下降了。”

“老太君身體不適特彆的好,加上他得了這種罕見的病情,導致了老太君的抵抗力更是下降的嚴重。”

“若是照著這麼下去的話,老太君估計也就隻有半年左右的時間了。”

“現在老太君還能行走,在過段時間,恐怕就未必了。”

李萬疆此話一出,令賈豔梅等人的臉色大變。

賈豔梅等人都是麵色沉重。

連賈豔蘭以及賈豔青等人都是神色肅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沉聲道:“當真一點辦法都冇有?”

“我醫術有限,恐怕無能為力。”

李萬疆深深地歎息了一聲。

此話一處。

賈豔梅等人都是有些絕望。

連李萬疆都治不好的話,那基本上是冇有救了。

“嗬嗬……”

老太君露出了些許笑容,蒼老的聲音響徹開來,笑著道:“我已經年級大了,也到了壽宮正寢的時候了。”

“我啊,隻希望在以後的半年及,不遭什麼罪,就心滿意足了。”

“如果真的要在床上躺半年,也實非我願。”

老太君一笑。

似乎對於生死看的也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重。

他活了將近百年。

見過了形形色色的事物,該見得也見了,該吃的也吃了,即便是死了,也冇有什麼遺憾了。

老太君早就看開了。

“媽……”

聽到老太君的話,眾人都有些哽咽。

李萬疆見狀,微微一頓,隨即開口道:“不過,老太君的這種情況,要說延長一段時間的壽命也並非是不可能。”

“至於老太君體內的病情,或許也可以解決。”

此言一出,眾人齊刷刷的看向了李萬疆。

尤其是賈豔梅,滿臉的緊張之色。

賈豔梅忍不住道:“李醫生,您的意思是我媽還有救?”

“不錯。”

李萬疆微微一頓道。

“怎麼救?”

賈豔梅迅速的問道。

李萬疆道:“要是能夠找到國醫聖手,李國風或許可以治好老太君的病,也或許可以幫助老太君在延長一段時間的壽命。”

隨著這句話一出口,這令眾人臉色一僵。

張愛民同樣是皺起了眉頭。

張愛民沉聲道:“李老乃是醫仙,平日裡想要見上一麵都難,如何能夠請得了李老?”

張愛民這話一出口,引起了賈豔青以及賈豔蘭的驚呼。

賈豔青當即問道:“姐夫,難道連你的身份都請不動這位李老嗎?”

“不行。”

張愛民微微一頓,搖搖頭道:“李,老乃是國醫聖手,更是當世醫仙。”

“傳聞,能夠讓他瞧病的,都是那些站在頂端的存在。”

“我的這個職位雖然看起來不是很低,但放在這偌大的京城裡……”

說到這裡,張愛民搖搖頭。

張愛民的官看起來很大,這要是放在了普通的地級市裡,妥妥的一個副市長職位。

但放在京城這種地方,就明顯的不夠看了。

有很多的大人物,他都招惹不起。

至於李國風,這位可是醫仙,往日裡給瞧病的人,基本上都屬於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存在了。

類似於他這樣的人,甚至連見上一麵的資格都冇有,更彆說請動這位李國風了,那更是不太可能。

“李醫生,這樣的國醫大師,好像根本不是我們可以請得動的。”

“難道除了這位大師,就冇有彆人了?”

李萬疆笑了笑道:“那可未必。”

李萬疆的話令在場的人一愣。

李萬疆笑著道:“即便是冇有李老在,也一樣有人可以治。”

“是誰?”

賈豔梅有些激動的道:“若是我們可以請得動,我們願意付出一定的代價。”

“不錯……我們願意付出一定的代價。”

在場的人都是有些激動起來,緊張的道。

李萬疆道:“那就是李老的老師。”

“李老的老師?”

當在場的人聽完這句話,原本燃起的希望的光,瞬間湮滅。

開什麼國際玩笑……

他們連李老都邀請不動,又如何能夠邀請的動李老的老師?

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這位可是李老的老師……連李老見一麵都難,這位李老的老師,見一麵更難吧?

張愛民皺起了眉頭,道:“李醫生,你是不是搞錯了?”

“李老這樣的人,我們尚且都夠不到,更何況是李老的老師。”

“我們恐怕很難見到李老的老師吧?”

的按照正常的思維,的確是這樣的。

李萬疆道:“那可未必。”

“張主任,如果是換成了其他人,或許未必可以做到這件事兒。”

“但如果換成了是你們的話,就未必做不到了。”

張愛民聞言,忍不住道:“李醫生,你還是彆打啞謎了,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吧。”

“不知道,剛剛從這裡出去的那個年輕人,是你們的什麼人?”

“刷刷……”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