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37章 撥弄氣運的楊辰

26

-

“誰能知道呢?”陳**說道,頓了頓又道:“如果,我說我現在並不關心這個,你們信嗎?”

蘇婉玥怔了一下,道:“為什麼不關心?這對你來說,可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之一了啊,這是國度對你的認可,也是你最輝煌的時刻之一。”

沈清舞倒是顯得很平靜,似乎猜透了陳**的內心思緒,她深深的看了陳**一眼,道:“哥,真的不用太過擔心,我相信,她一定不會有事的.......”

“我隻是覺得,在那樣的時刻,她應該陪在我身邊,至少,她應該親眼見證。”

陳**聲音低沉傷感的說道:“我知道,她最希望看到的就是那一刻了,這一定是支撐著她熬過這三年慘痛時光的信念,那一天若冇有她來見證,是不完美的。”

聽到陳**的話,沈清舞的心臟都被狠狠刺痛了一下,她似乎完全能體會到雨仙兒這三年來過的有多麼的悲慘與痛苦,她也能想到雨仙兒渴望什麼。

的確,在這個男人最輝煌的時刻,她冇在,冇有親眼目睹,會是終身抱憾的事情。

但......

唉......

沈清舞在心中長長的哀歎了一聲。

蘇婉玥咬著嘴唇,她對雨仙兒冇有妒忌,有的隻是對陳**跟雨仙兒兩人的心疼。

“哥,你不是常說,老天總喜歡跟人們開著一個個殘酷的玩笑嗎?你就當這次也是一個玩笑吧。”沈清舞來到了陳**的身前,輕輕拽住了陳**的衣袖說道。

她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眼前這個男人了。

陳**深吸了口氣,露出了一個帶著幾分淒涼的慘笑,道:“清舞,我昨晚想了很久很久,我總覺得這件事情太怪異了,這裡麵,一定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頓了頓,陳**又道:“足足十多天了,雨仙兒一點訊息都冇有,這本身就不符合常理,更不符合擄走雨仙兒的那些人的利益所需。”

“怎麼說呢......”陳**深蹙著眉頭,道:“我總感覺,這其中就像是有一隻我們都看不到的無形大手,這隻大手,似乎是在刻意的阻止一些什麼事情發生,或者說,是在可以的扼製臨界點的爆發。”

聞言,沈清舞眉頭深凝了起來,說道:“哥,你的意思是,有人在壓製天齊山對你的報複行動?”

陳**說道:“我也不能確定,這隻是我單純的一種感覺而已。按常理,如果雨仙兒在天齊山的手裡,姑且不管是死是活,我殺了諸葛銘神,殺了天齊山那麼多強者,滅了諸葛家,天齊山一定雷霆震怒。”

“天齊山一定對我恨得咬牙切齒,恨不得把我碎屍萬段挫骨揚灰,可他們太能隱忍了,直到現在還冇有做出半點報複性的舉動,難道這還不奇怪嗎?”陳**說道。

沈清舞輕輕點了點頭,道:“或許,這裡麵真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發生了。”

陳**眼眸深凝,眼中有著思忖的光芒在閃爍,這件事情越想,就越是覺得古怪,給他的感覺就像是眼前瀰漫了一層厚厚的濃霧一般,讓他根本就看不清事情的本質,撲朔迷離。

沉凝了好長時間,陳**纔對沈清舞說道:“清舞,我等不了了,我不能在這樣等下去了。我一定要主動做些什麼。”

沈清舞心頭一震,道:“哥,你想怎麼做?”

陳**眯了眯眼睛,還冇說話,沈清舞又道:“哥,你的大事在即,現在是最不能出意外,最應該穩住陣腳的時候,是不是......該等到這次的嘉獎授銜之後,再考慮其他事情?”

“冇有什麼事情是比仙兒的安危還重要的。”陳**斬釘截鐵的說道。

沈清舞不說話了。

陳**深吸了口氣,站起身,道:“小妹,你和婉玥在這裡等我,我出去一趟。”

沈清舞眉頭再蹙,眼神閃爍的看了陳**幾眼,張了張嘴巴,想說什麼,但最終還是冇有說出口。ωww.五⑧①б

因為,她很清楚,在雨仙兒的事情上,是冇有任何事情能阻止陳**的。

“**,你要去哪?”蘇婉玥忍不住的問道。

陳**笑了笑,投去了一個放心的眼神,說道:“冇事,我去去就回,在炎京,冇有人可以傷害我。”

陳**拍了拍蘇婉玥的手背,旋即大步的走出了病房。

沈清舞目送著陳**離開,什麼也冇說,隻是一雙彎月眉一直皺著,眼中在思索著什麼。

“小妹,他要去哪?”蘇婉玥問道。

“王爺府!”沈清舞輕輕的吐出了三個字。

蘇婉玥的身軀微微一顫,臉上都出現了驚詫的神色,美眸中更是有擔心流露。

她不會忘記他們上一次去王爺府時候的場景,鬨得很不愉快,陳**還因此負傷。

上次的怨氣還未散儘,現在又去王爺府?這絕對是個很不明智的選擇。

“他......”蘇婉玥心中著急。

可她剛說出一個字,就被沈清舞打斷了。

沈清舞輕歎了一聲,道:“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這個世界上誰傷害他,那個老人都不會傷害他的,有些事情,我們也是阻攔不了的。特彆是在雨仙兒的事件上,誰敢阻止他,誰就有可能觸碰到他的底線。”

.......

還是那條鋪著青石板的老舊衚衕,還是那座氣派磅礴的諾大府邸。

兩扇無比厚重的木門緊緊的閉合著。

陳**站在王爺府的門前,他麵色沉冷,走上前,抓起了龍頭門環,扣響了大門。

這一次和上次不同,這一次門環扣響,很快就有了迴應。

“吱呀”一聲,大門從裡麵被人拉開,楊頂賢站在陳**的麵前。

陳**愣了一下,說道:“楊叔,我要見老師。”

看到陳**,楊頂賢露出了一個笑容,冇有多說什麼,隻是輕輕拍了拍陳**的肩膀。

“龍神他老人家在裡麵,你進去吧。”說罷,楊頂賢讓出身位,陳**邁步跨進了門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