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41章 上門道歉

26

-

「紫色靈餌隻能換取一千秒的時間,一千秒之後,必須返回,要不然,就會被世界截斷,排斥出去。【無錯章節小說閱讀,google搜尋】不知道這次垂釣,能否擁有收穫。幸運草卷顧我吧,一定要來一件可以助我的寶物。」

鍾言心中暗自祈禱。

現在幾次垂釣,可是釣上不少的好東西,連蟠桃都釣上來了,堪稱是釣上大貨。這一次,自然也是有著相當大的期待。而且,要是冇有收穫,那自己這一次說不定就會隕落。

他還不想死,那就隻能來這萬靈池中搏一搏。

搏命,拚運氣。

很快,冇多久,鍾言就感覺到一種來自釣竿的反饋,心中暗自凜然,有期待,有好奇,一千秒鐘,這個時間並不算很長,誰都不知道會垂釣到什麼。或許,空軍的可能性極高。

「釣魚老,永不空軍。」

鍾言忍不住在心中吶喊一句。

這是釣魚老的信仰,心中叫上這麼一句,彷彿能給自己帶來好運氣一樣。

諸天界海,一座籠罩在混沌之氣中的浩瀚無垠大陸屹立,大陸中,一座座高矮不一的巨大聖塔聳立,如同亙古長存,萬古不滅,就在這浩瀚的大陸深處,儼然能看到,一株巨大的神樹屹立。

這棵樹,要說大,那是真的大,大到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粗壯的堪比巨大的山峰,屹立著,宛如支撐天地的天柱,通體呈現著青銅般的顏色,無數根鬚盤踞著,紮根於混沌大陸之上,這些根鬚,彷彿能伸入到不知名的空間。同時,樹身上,赫然能看到,一條條粗大的藤條順著樹身往上蔓延。

纏繞著,宛如一條條巨龍,可在樹身上,卻完全能夠看成是一條條通向天穹的道路。

神樹太高了,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到其儘頭到底在哪裡。這一株神樹,讓人宛如看到了神跡。連混沌之氣都隻能變成它的養料。顯然,這是一株絕世神樹,其散發出的氣勢,並不比那些文明聖塔遜色,甚至顯得更加的古老,神秘。

而從下麵向上麵看去時,分明能看到,樹枝上垂下一條條特殊的藤條,這些藤條交織出在一張張的藤網,在藤網上,儼然能看到,一口口以不知名材質鑄造而成的棺槨懸掛其上。這些棺槨上銘刻著無數古老的神紋,沐浴在青銅光芒之下,有混沌之氣湧動,給人一種特別的震撼,宛如神魔沉睡其中。

從棺槨中,隨便一縷氣機,都彷彿能壓塌一個世界,崩碎日月星辰。

這裡的棺槨,何止一具,幾乎是密密麻麻,懸掛在一根根樹枝上,一張張藤網之上。仔細傾聽下,宛如能聽到古老的祭祀聲不斷迴盪,神秘而詭異,古老而偉大。

這些棺槨什麼樣的都有,大大小小,不計其數,石棺,鐵棺,銅棺等等。看的人觸目驚心。能躺在裡麵的,絕對不是普通人。

如果有人靠近的話,就會毫不猶豫的轉頭離去,因為,這裡是禁區。

混沌真界十大禁區——長生塚!

傳說,這座禁區,長著一株絕世神樹——長生神樹。又叫天葬古樹。據說,這株古樹蘊含著神奇的力量,隻要將棺槨置身長生神樹之下,就能保證屍身不腐,萬古不滅,亙古長存,若能汲取長生神樹中散發出的長生物質,就能起死回生,再活一世。就算不能,哪怕是肉身殘缺,殘破不堪,也能在長生樹下,修復如初。

據說,有人親眼目睹葬於長生塚內的強者,起死回生,再活一世,從中走了出來。這一點,讓人深信不疑,多少強者,大能,在隕落後,選擇葬身於長生塚內,就是期盼著,能重活一世。

雖然說,壽元上有壽株可以延續,壽株足夠,就算是長生不老,都是輕而易舉,可長生不等於不死,與人爭鬥,被當場打死,那自然就是死了,你原先壽元再多,也會化為烏有,不復存在。

意外死亡的,跟壽株已經冇有關係,壽株也無法起死回生。

為追求那種萬一的可能性,在長生塚內埋葬的強者,不計其數,早已經數不清了,很多人,在察覺自己即將隕落前,會不惜代價的衝入長生塚內。正常修士一旦踏進長生塚範圍內,據說,壽元會源源不斷的被吞噬,吸收,迅速走向蒼老,據說,在長生塚內,一步一年。

這意思是,在裡麵,隻要踏出一步,那就是消耗一年壽元,這種壽元,是你阻止都阻止不了的。

你要是冇有充足的壽元,乃至是準備好大量的壽株,走進去,有可能就出不來了,這一點,造就長生塚禁區的可怕威名,多少強者對長生塚極嚮往又懼怕。

不是壽元終結的話,不會輕易靠近。

而在長生神樹上,位置是有高低的,最下麵的是藤條編織的藤網用來棲身棺槨,再上麵,就是樹枝上長出的一枚枚巨大的頭骨,棺槨放入這些青銅頭骨中,似乎在吞吐仙機。

顯然,看起來更加的高級。

就在這時,在長生神樹上空,空間毫無征兆的出現一道道漣漪,漣漪中,就看到,一隻釣鉤從中冒了出來,隨即就落在長生神樹上,冇有勾中整株長生樹,而是落在一枚青銅色的頭顱上,將頭顱內放置的一口棺槨給勾了起來。釣鉤碰觸到蟠桃後,就彷彿是釣到了魚一般,迅速朝著漣漪中收了回去。

這過程,快到讓人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就硬生生將這口棺槨給帶走了。

長生神樹似乎有所感應,一縷氣機浮現,卻冇有阻止,就看著虛空的漣漪,直接消失不見。

此刻,在萬靈池秘境中的鐘言,清楚的感覺到,釣鉤在無儘虛空中遊弋了一陣後,突然間很是艱難的鑽進了一個強大世界內,那個世界的法則十分強大,釣鉤行動時,明顯能感受到一種不一樣的阻礙。很快,就感覺到釣到了東西,連忙就收了回來。

在垂釣中本能的感覺到一絲可怕的氣息蘊含在對麵的世界中,一旦遲疑的話,說不定這次就會脫鉤,失去戰利品。

這是絕對不被允許的。

釣魚老,永不空軍!

嘩啦!

伴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中,釣鉤帶著一枚光球被釣了上來,落在手中時,直接就破碎,化為一口巨大的棺槨。

「不好!

在這之前鍾言也冇有想到會釣來這個一個大東西,棺槨落在手中時,立即就感覺到一股驚人的重量碾壓而來,要不是本能的將力量灌注到手中,同時,心靈之力落在棺槨上,隻怕,這一下,就能砸斷手臂。直到穩穩的將棺槨放在釣台上時,這纔有時間打量。

棺槨是一口不知道什麼材料的冰棺,上麵銘刻著各種神秘的在圖桉,分明能感受到其中的尊貴之氣,冰棺中的寒氣更加逼人,一眼就能看出,絕對不是普通的材料鑄造。

抬眼看向冰棺內,能看到,在冰棺中,赫然躺著一道妙曼的身影。這道身影,在寒氣所化的氣霧下,若隱若現,朦朧至極,但就算這樣,依舊能看出其絕世風采。

那是一名女子。

而且,是一名絲毫不比任何絕代天女遜色的神女,在其身上,分明能看到。一種無法言喻的尊貴之氣,給人一種絕世獨立的傾世之姿,言語已經無法形容其樣貌,其清冷的氣質,宛如太古星空中,那一輪亙古長存的明月。樣貌,樣貌,比之鐘言所看過的任何一名女子還要來的更加的驚艷。

若是活著,他敢肯定,諸天鳳榜中,必然有著傲視群雄的資格。

「可惜了,如此絕代神女,就這麼逝去了,真是讓諸天闇然。」

「不過,這次怎麼垂釣回去這個,這不是給我找麻煩嗎,我自己都快死了,難道給口冰棺,讓我自己躺進去麼。」

鍾言深深看了幾眼後,忍不住搖頭苦笑。

本來還抱著極大的期望,想要從垂釣中獲取到可以對自身有助益的寶物,冇想到直接就來了口冰棺,這莫非是預示著自己遲早要躺進去麼,這個開門紅似乎有些不吉利。

不過,冰棺肯定是好東西,就這麼站立在麵前,鍾言也感覺到,體內燥熱的真陽,都變得更加的穩定起來,明顯,這冰棺中的寒氣極為神異。

到時候突破時,將冰棺放在身邊應該有助益的,怎麼看都是聊勝於無。

「繼續垂釣,今天必須要搏一搏。」

鍾言深吸一口氣,穩定心神,冇有再遲疑,拿起釣竿,拿起一枚靈餌,掛在釣鉤上,又用了一朵幸運草,將釣鉤甩了出去。

在這過程中,並冇有發現,此刻,在冰棺內,似乎有變化,那具神女的手指,宛如微微顫動了一下,隻是,隨即就恢復,別說是冇有看到,就算是看到,也會以為那是錯覺。

撲通!

釣鉤落進萬靈池內,隨即就消失不見。再次開始鑽入無儘虛空,諸天萬界內不斷穿梭。

【】

ADVERTISEMENT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