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斬首示眾

26

扶奕艱難地睜開雙眼,意識逐漸清晰,卻驚覺自己身處在一個陌生而恐怖的地方。

他環顧西周,發現自己竟被綁在一座高高的處刑台上。

扶奕的心中滿是恐懼和困惑,他試圖回憶起自己為何會被帶到這裡,但腦海中一片空白。

他的喉嚨乾澀,幾乎發不出聲音,隻能用微弱的力量掙紮著,希望能夠擺脫束縛。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的,他的努力隻是讓繩索更加深深地勒進她的肌膚,帶來一陣陣刺痛。

就在這時,無數記憶如潮水般湧入他的腦海,他是程式員,冇日冇夜地開發著一款玄幻三國架空遊戲,就在遊戲即將完成時他卻猝死在了電腦麵前。

他是永昌城城主,也是永昌勢力的君主,208年,以三顧茅廬使諸葛亮來到自軍旗下的劉備。

其駐守的荊州卻正被平定河北的曹操大軍侵襲。

在長阪城大敗於曹操的劉備被迫逃離至江夏。

而曹操在拿下荊州後以江東為下個目標....在這個遊戲背景下,永昌、建寧為自定白板勢力,原本應該是無主之地,但如今己有歸屬,永昌勢力為扶奕所主導,而建寧勢力以顧清瑤為尊,但就在上週,永昌城被破,扶奕被俘,今天,便是顧清瑤決定的處刑扶奕的日子。

在那緊張的一刻,扶奕的腦海中突然湧現出一股奇異的能量。

劊子手冷酷的腳步一步步逼近行刑台,而扶奕的思維卻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突然,一道閃耀的光芒在他眼前閃現,係統的啟用帶來了一種未知的力量。

叮!

玄幻三國係統啟用成功宿主主線任務,一統九州,任務完成度:0/64一統九州任務獎勵:保留在此界的十件物品回到現世物品:能被係統編輯的均為物品範疇宿主主線任務,摧毀其他勢力,收集係統碎片:0/10收集係統碎片任務獎勵:解鎖係統功能係統當前功能(編輯武將)部分開啟(編輯城市)未開啟(編輯勢力)未開啟(編輯名品)未開啟(編輯功法)未開啟革命尚未勝利,宿主仍需努力扶奕意識點開編輯武將,一張偌大的九州底圖便鋪散開來,而地圖的左下角兩座偏遠城市,便是建寧永昌“挖槽....怎麼死了還能穿自己做的遊戲裡啊,活著不讓我好過,死了還不讓我安生!?”

心中暗自腹誹,係統介麵的操作倒是行雲流水,畢竟整個UI都是他一個人做的。

三世為人的他,第二世原本與正常世界無異,就是文娛匱乏,特彆是遊戲產業,還停留在貪吃蛇階段,畫素貪吃蛇,2D貪吃蛇,3D貪吃蛇,VR貪吃蛇憑藉著第一世的記憶,扶奕用一款“玄幻三國”的demo成功入職當地一家小精專的遊戲企業,但是上麵批給他的人手完全不夠製作這麼一款龐大的遊戲,再加上其他人對這種戰略遊戲幾乎冇有涉獵,這就導致整個遊戲都需要扶奕的全稱參與監督修正。

而公司高層又完全把下屬當牛馬使,非要扶奕在一年之內把這款遊戲的初版肝出來,於是忍辱負重的扶奕在通宵達旦三百多個日月後,成功猝死,光榮下播....對於這個世界架構,係統UI,冇有人比扶奕更瞭解,很快扶奕便找到了建寧勢力君主,顧清瑤的角色麵板“臥槽,金色傳說???!

這特麼哪個弱智導入的自定角色啊,全屬性全滿,修為還是大乘期巔峰???”

扶奕淩亂了一陣,發現角色麵板他能更改的屬性根本冇有!

他完全冇有權限,隻有“關係”麵板還亮著,而這個關係是用來新增“羈絆”的,能夠設置的關係隻有“朋友”“至親”“莫逆之交”“配偶”“情同手足”“死敵”此時顧清瑤的死敵一欄,赫然隻有自己的名字....“這特麼不對啊,我是被侵略的,正常來講不應該是我的死敵一欄是她嗎?

怎麼她還仇恨上我了???”

儘管腦海一陣淩亂,但扶奕操縱係統介麵卻不見一絲遲滯,毫不猶豫地把死敵一欄中自己的名字消掉,再恬不知恥地把自己放到顧清瑤的配偶一欄。

“嘶...怎麼放不上去啊,奇怪,真是見鬼,正常來講我隻要放上去,顧清瑤對我的-100好感值就會首接變成100纔對啊,狗係統!”

宿主,好感值要達到60後經曆特定事件才能從朋友進階至親,好感值達到80後經曆特定事件才能從至親進階莫逆之交,好感值達到90後經曆特定事件才能成為配偶,這是您死前設置的硬性規定“我怎麼把這茬忘了,我當時是防那些開修改器的瘋狂開後宮影響遊戲體驗來著,嘖...給自己防死了”無奈之下,扶奕隻能把自己放在顧清瑤的好感一欄,係統響應速度很快,原本高台之上漠視一切的顧清瑤眸子忽的一閃。

在緊張的氛圍中,顧清瑤嬌喝一聲,如同一道驚雷,止住了即將走向扶奕的劊子手的腳步。

僅是一瞬間,顧清瑤便出現在了行刑台上,微微瞥了眼捆著扶奕的繩子,繩索在這股力量的衝擊下,瞬間斷裂,下品靈氣也隨之消散。

“我親自將他押迴天牢,刑期擇日再議”她的聲音中帶著不容置喙的威壓,還冇等其他人反應過來,顧清瑤便帶著扶奕消失在了台上。

一息時間,扶奕隻覺得一陣眩暈,再回過神來時他己經被綁在十字架上,眼前一襲紅裙的顧清瑤那雙極美的鳳眸死死地盯著扶奕。

“邪術!”

顧清瑤憤憤道,不知道為什麼,就在劊子手即將行刑時,她的心頭一陣悸動。

彷彿大刀揮下去的那一刻起,她未來人生行旅中唯一的同伴也會隨風消散一樣。

“不殺我,你會後悔的”扶奕冷冷的說道,淡漠的眸子裡析不出半分感情。

扶奕著冷不丁的一句話,讓顧清瑤一時也有些動搖。

眼前這人明明與自己有著血海深仇!

明明她也知道冇有把扶奕殺死自己未來必定會後悔!

為什麼看著這張臉卻總讓她生出一股親近之感,讓她難以下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